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杂谈

谁在制造歪解经典的狂欢?

作者:叶知秋    栏目:杂谈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8-09-13 11:02

内容摘要: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因为在搞婚外恋?《西游记》里孙悟空是菩提祖师的私生子?《红楼梦》里秦可卿和贾珍才是真爱?……一段时间以来,在泛娱乐化的语境下,以猎奇、庸俗、博眼球的态度对经典恣意曲解,正越来越引起社会的不满。许多专家学者表示,泛娱乐...

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是因为在搞婚外恋?

《西游记》里孙悟空是菩提祖师的私生子?

《红楼梦》里秦可卿和贾珍才是真爱?

……

一段时间以来,在泛娱乐化的语境下,以猎奇、庸俗、博眼球的态度对经典恣意曲解,正越来越引起社会的不满。许多专家学者表示,泛娱乐化之恶,在于以娱乐的态度消解一切严肃的东西;歪解经典绝不是文化创新,而是大众文化受到商业操控的结果。考虑到其受众多为青少年,这一现象尤其令人担忧。互联网时代,经典被视为文化大IP,这是好事;但要使其真正成为民众生活不可或缺的精神资源,首先要避免其毁于“歪解”。

远离原著,各种玄思妙想歪解谬论迭现,只为博人眼球

类似用“玄思妙想”的揣摩来吸引大众眼球之举,还包括将《大禹治水》中大禹三过家门不入解读为搞了婚外恋,没脸见妻子;将《愚公移山》中愚公到90高龄才想到去挖山解读为在向老天行苦肉计,挖了几筐土,就让老天不忍心了,叫神来把山背走等等。

商业资本介入经典传播,一味趋利,屡屡突破审美和价值观底线

然而,娱乐并不天然等同于粗鄙与恶俗。詹丹表示,我国古代许多戏曲小说对经典的解读就带有娱乐性,《三国志通俗演义》就是对《三国志》的解读;白话小说最初也是主要作为市民娱乐方式出现的。甚至有部分经典最初也脱胎于娱乐之作,只是在后来不断加入了更多非娱乐性的因素,提升了作品的价值。

反观今天我们看到的很多对经典的歪解,却屡屡突破审美和价值观底线。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分析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与互联网资本不断进场,以及各种新商业模式陆续涌现有关。当利润与点击率、关注度成正比时,就会有人不惜以突破底线来追求商业价值和市场效应的最大化,经典的传播由此被商业操控了。

此外,迅猛发展的互联网为各种歪解乃至恶搞提供了传播渠道与带宽。北京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许苗苗对记者表示:网络降低了发声的成本和门槛,很多人凭着唾手可得的碎片化信息,再加上自己的想象力,就可以随意读解经典。“而且他们往往是带入自己的视角去看待经典,特别容易让跟自己同类或者身处同样处境的人认同其逻辑并产生代入感。而互联网时代,情感的煽动性是最容易引发关注的。”

众声喧哗中,正向引导不该缺席

令人担忧的是,移动互联网产生的媒体杠杆效应放大了各种戏说的声音与乱象,影响着大众、尤其是青少年的判断力。

“泛娱乐化最大的受害者就是青少年,”孙佳山认为,各种针对经典似是而非的解读会使得青少年产生价值观的错乱。这绝对不是过度焦虑,而是正在发生的事。詹丹对此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告诉记者,自己在学校里开设《红楼梦》选修课,发现很多学生受眼下各种胡乱解读的影响,把《红楼梦》读成了推理小说,用神秘主义、勾心斗角、一惊一乍来代替了对日常生活的意义理解。

几位受采访者不约而同地表示,在抵制泛娱乐化的同时,为大众提供正向引导是当务之急。许苗苗分析说,一方面,大众文化始终有用新的方式来超越或者挑战经典的欲望,这也就是为什么经典题材的影视剧被一而再再而三地翻拍;与此同时,在众声喧哗中,学者很多时候是失语或者无力的。“学术语言有一套严密的逻辑规范,和戏说歪解不在一套话语体系里。当大众在泛娱乐化的语境里狂欢时,学者就会选择沉默,因为认为对方缺乏基本知识和理解能力而放弃对话。”“所以,如何使专家学者在研究复杂学术问题时,能够分出部分兴趣做一些浅近的普及性研究推广,让经典通俗而不庸俗,从而让庞大的青年读者真正受益,其重要性是不可估量的。”詹丹这样表示。(记者 邵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