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演艺

当代艺术市场走势平稳专家:不应靠天价吸眼球

作者:文辉    栏目:演艺    来源:胶东文化    发布时间:2019-01-25 11:33

内容摘要:广东当代艺术中心(GCAC)启动暨“8+1——实验艺术的方案”主题展新闻发布会日前在广州举行。位于广州珠江新城东侧的“广东当代艺术中心”近日正式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是广东少有的以“当代艺术”命名的机构。这样一个单位的出现,无疑又再次把“当代艺...

广东当代艺术中心(GCAC)启动暨“8+1——实验艺术的方案”主题展新闻发布会日前在广州举行。位于广州珠江新城东侧的“广东当代艺术中心”近日正式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是广东少有的以“当代艺术”命名的机构。这样一个单位的出现,无疑又再次把“当代艺术”推到人们热衷探讨的话题当中。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结束的香港苏富比2014秋拍“现当代亚洲艺术晚间拍卖”上,尤伦斯夫妇再次出售一批中国当代艺术作品。

中国当代艺术占全球四成市场份额

中国当代艺术约自上世纪80年代起步,发展迄今不过30余年,近十年来,当代艺术不断创造出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神话”。艺术数据分析机构Artprice近日公布其最新一期年度报告的相关数据所显示,中国当代艺术占据了全球当代艺术市场份额的40%,而美国当代艺术的份额却只有38%。就增长趋势而言,中国当代艺术已如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在全球当代艺术中迸射光芒。

上世纪80年代催生出了当代中国艺术。今日美术馆馆长高鹏曾谈到,在1980年代初期,很多艺术家当时能看一张非常小的毕加索印刷品都已经非常难得,接触到其他国际艺术资讯的机会就更少。可是到了1990年代,我们可以找到印刷非常精良的画册。再到2000年以后,艺术资讯可以说出现了井喷现象,特别是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普及,信息的不断开放,大家的眼界自然不一样了。艺术资讯的公开化,艺术家的视角更加开阔,这就是差异。

不可否认,正是由于如今当代艺术与市场、商业挂钩过于频繁,故也成为社会诟病的重要根源。艺术批评家朱朱认为,当代艺术总归会走到市场化这一步。但是,面对市场的极度诱惑,艺术家很难保持自律,这就是弊病。

当代艺术表现好于大市

从已经结束的2014数场春拍结果来看,今年内地春拍中,中国当代艺术虽然在高价成交层面略显不足,但就整体成交状况而言,今春中国当代艺术的表现仍旧平稳。北京保利在2014年春季拍卖当中为中国当代艺术以不同的主题开设了6个专场,并最终收获了近3.4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其中,“文本魅影——徐冰的艺术”和“见证历史——山艺术甄藏”两个专场更是实现了100%的成交,这在中国当代艺术的内地拍卖历史当中绝对是极其少见的案例。尤其是在中国当代艺术陷入市场交易低谷时,在同一场拍卖会中先后出现两个“白手套”专场,对于目前的中国当代艺术而言,其重要性显而易见。

北京匡时自去年为中国当代艺术开设两个以上的拍卖专场之后,在今春再次为中国当代艺术开设了3个拍卖专场,并最终贡献1.5亿元人民币的成交额。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融合——中国重要私人收藏当代艺术专场”在8件拍品上拍并成功斩获5623.5万元人民币的同时,更以100%的成交率为今年的北京匡时奉上了首个“白手套”专场。其中,赵半狄创作于上世纪80年代的《鹦鹉和扇子》以1035万元人民币的成交价暂列目前中国当代艺术单品内地成交排行榜第三名。

2004年苏富比在香港开设“亚洲当代艺术”专场,涉及中国当代艺术的拍卖一直居于市场前沿,整个当代艺术板块不时刷新高价,近年来更出现亿元天价拍卖作品,备受社会巨大争议。对于当代艺术在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上这种“热”和“火”的现象,高鹏认为,纵观当代艺术的发展,包括美国、欧洲的一些国家在内,当代艺术作品拍出天价,不仅是中国,全世界都有这样的问题。

高鹏谈到,当年达明赫斯特的作品《为了上帝的爱》拍出了1亿美元的天价,创下了当时在世艺术家作品售价最高纪录。这到底是当代艺术的商业泡沫,是炒作,还是真实的价值呈现?几年前全世界都在讨论。如今中国艺术品拍出了天价,但是价钱应该还没有超过那件《为了上帝的爱》。对这个问题,很难给出预测。

在艺术批评家朱朱看来,西方资本的介入确实是当时引发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狂欢的重要元素。他说:“他们投入资本,最终往往要从中国人自己身上成千上万倍地回收。这个事实越来越清楚。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大众因为拍卖的高价而开始关注到当代艺术,实在是一件可悲的事情。我们缺少普遍的艺术启蒙,所以关注的从来不是艺术本身。”

年轻艺术家和藏家受关注

谈及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未来走向,深圳艺术家滕斐表示,美术史是随着经济和社会稳定而带来发展的,艺术是随着经济在跑。自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对艺术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多。很多温饱问题已经解决,因此艺术市场空间表现得非常大,而且才刚刚开始。滕斐认为,如果社会稳定,经济正常,那么当代艺术就会“热”下去,并还会达到另一个天价。

今年春拍后一个趋势值得被注意,就是以往的拍卖大户、被称之为当代艺术“F4”的方力钧与王广义、张晓刚、岳敏君等人,在今年春拍中唯有在中国嘉德春拍当中出现了一张岳敏君作品、两张方力钧作品,在北京匡时春拍中出现了一张岳敏君作品、一张方力钧作品。

对于“F4”的失声,拍卖公司相关负责人曾说,在最近几年里,“F4”的作品价格已经到了一个高出市场原本价值的地步,在今年出现上拍数量减少首先是一个市场的必然现象。市场在目前阶段既然已经呈现出了需要沉淀的迹象,拍卖公司有所选择地减少他们作品的上拍也就成了必然。

如此的市场信号对于大部分艺术家或者希望购买艺术家作品的人而言,绝对是一个不错的消息。反应到本季春拍当中的,是消费性收藏行为的增多以及一批新的市场宠儿的诞生,比如徐冰以及更多的年轻艺术家,或者说是作品市场价格在50万元人民币左右的艺术家。

中国嘉德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当代艺术部总经理李艳锋认为,目前市场对于当代艺术仍有期待。只是对于“老一批”的当代艺术家们,买家、藏家们都能更冷静对待,不再盲目追捧。而更多的是考虑作品的创作时期、代表性,有差别地选择作品。南方日报记者谢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