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文学

日本祈愿旌旗赠旗人:百岁仍开反战和友好讲座

作者:樊华    栏目:文学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4-05-01 23:45

内容摘要:102岁的日本老人杉浦正男告诉记者:“我的妻子在二战时期的空袭中丧生。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为反对战争而努力”杉浦正男当年和他的新婚妻子富子的合影,富子在二战时期的东京大空袭中死去长江日报记者和杉浦正男父子的合影本版图...

102岁的日本老人杉浦正男告诉记者:“我的妻子在二战时期的空袭中丧生。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为反对战争而努力”

杉浦正男当年和他的新婚妻子富子的合影,富子在二战时期的东京大空袭中死去

长江日报记者和杉浦正男父子的合影本版图片特派记者彭年摄

本报特派记者蒋太旭欧阳春艳发自日本东京

8月7日,在日本千叶县船桥市南本町的一座普通民居里,102岁的杉浦正男接受了长江日报记者采访。老人说,他遭受了那场侵略战争的巨大创伤,上世纪50年代他在旌旗上签名,向中华全国总工会赠送旌旗祈愿。日本民间对那场侵略战争的反省和控诉,一直都没停止过,直到今天。

当年送祈愿旌旗的组织还在,签名者现年102岁

此次发现的107面日本旌旗中,有一面是由日本“全国印刷出版产业劳动组合总连合会”赠给“北京人民印刷工场劳动者诸君”的,落款日期为1955年4月20日,上面有近200个签名。

几经辗转,记者得知“全国印刷出版产业劳动组合总连合会”还在。8月7日上午,在日本友人带领下,我们来到了该组织位于东京的办公室。看到这面旌旗,连合会的几位负责人很激动。听说我们要寻找旌旗上的签名者,他们感到为难:已经过去了60年,这些签名者恐怕大多已不在人世。

这时,连合会的中央执行委员小泽晴美女士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高兴地对记者说:“我们组织还有位100多岁的老前辈在世,叫杉浦正男,他担任过我们的事务局局长,他也许知道一些事情。”小泽女士麻利地将一张传单复印后递过来,上面是杉浦正男的简要介绍。

我们获得了杉浦正男的住址和联系方式,决定下午立即去千叶县拜访他。日本友人帮助我们给老人打通了电话,听说记者手上有半个世纪前自己送给中国的旌旗,老人在电话里非常激动,同意接受我们采访。

从东京乘地铁,然后转乘出租车,我们在7日下午3时到达千叶县船桥市南本町的一条小街,五六米宽的街道两边,是一幢幢低矮的日本民居。出租车司机按照我们提供的地址,在一幢铁红色的小楼前停下。小楼前有个小院,里面栽着几棵橘子树。记者注意到,院落左侧小栅栏上,贴着两张宣传画。有一张画上的标语是:“不要把年轻人往战场上送。”

没有找到门铃,我们再次拨通了杉浦正男家的电话。老人67岁的儿子杉浦伸一从家里走出来,热情地将我们迎进院内:“父亲正在等你们。”进到屋内,我们见到了102岁的杉浦正男,他个头不高、满头银发。

大家纷纷在上面签名,很多旌旗是邮寄到中国的

杉浦正男虽年逾百岁,但思维敏捷,谈吐清晰,只是耳朵稍有点背。照顾杉浦正男生活起居的杉浦伸一告诉记者,父亲杉浦正男现在每天坚持读书看报3小时,对时事非常关心,近来安倍晋三的言行,令父亲感到担忧和气愤。

新中国成立之初,日本一些民间团体及各地工会组织,通过多种渠道到中国参观、访问,希望促使中日两国政府建交。1954年中国国庆节和1955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受中华全国总工会的邀请,一批日本民间团体访华,参加国庆观礼和国际劳动节大会活动,赠送给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华全国铁路工会、中国红十字会等一批旌旗,表达对日本侵略战争的反省。

杉浦正男时任全日本产业别劳动组合会议事务局局长、全日本印刷出版产业劳动组合总连合会书记长等职。他说,他所在的工会组织制作了许多旌旗送往中国,大家纷纷在上面签名。“我是当事者,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签了名。”杉浦正男说,其中很多旌旗是邮寄到中国的。

“当时,我也很想去中国,1953年和1954年,我申请去中国的签证没得到政府的批准。到1956年,我接到中国工会组织邀请,终于成行。”

1956年“五一”前夕,杉浦正男在日本国内借了一笔钱,转道香港,以亚洲劳工代表的身份进入大陆,从广东坐火车到达北京。

杉浦正男在中国逗留了20多天,还去了沈阳等地。

老人还回忆,1954年10月底,中国红十字会总会长李德全访问日本,他是陪同参观者之一。“我们特别希望李德全能作为使者促成中日建交实现,所以对她的到来非常重视。原计划她还要去北海道,我去打前站,负责安排接待工作。没想到她因故临时改变计划,提前回国了,没能去成。”

百岁时收到安倍礼物,全家却是“安倍政治”的反对者

杉浦正男的书房不大,在他书桌背后的墙上,贴着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是他当年和新婚妻子富子的合影。照片中的富子漂亮、端庄,温柔地依偎在丈夫身旁。在墙的另一侧,贴着一张穿和服的日本女子的老照片,这是杉浦正男的第二任妻子富美子。

67岁的杉浦伸一告诉我们:父亲是一个坚定的侵华战争反对者,那场战争带给他的伤痛至今抹不去。杉浦正男10岁的时候就在东京一家小印刷厂做排字工,直到20岁才转为正式工。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时,他在日本加入反战行列,并通过建立日本印刷出版业劳工组织反对日本侵华战争。

“当时谁反战,谁就是反对天皇。”杉浦正男告诉我们。1942年,他被日本当局抓捕,在横滨一所监狱里关了数年,被囚生活悲惨,天天只能喝粥,一些人死在狱中。

“1944年4月,我在狱中听到一个悲痛欲绝的消息,我的妻子富子在1个月前的东京大空袭中,被炸弹活活炸死……”讲到这里,杉浦正男艰难地转过身去,用手轻轻抚摸着那张发黄的老照片。那一次,杉浦正男在东京市区的家,也被炸毁了。

1946年,杉浦正男出狱,在工会运动中结识富美子。杉浦伸一告诉记者,母亲富美子在战争中失去了至爱,在战后的满目疮痍中,与杉浦正男重新组建了这个家。

这是一个对日本侵华战争有永远抹不去悲痛记忆的家庭。杉浦伸一说,在战后日本,像他们这样的家庭还有很多。

他介绍,杉浦正男100岁时,安倍晋三给父亲寄过一份礼物,“但我们全家都是‘安倍政治’的反对者。”

采访持续了近2个小时,考虑到杉浦正男年事已高,记者结束了采访。老人特意叮嘱,专访文章刊登了,一定要给他寄一份。临别时,老人把旌旗一层层认真叠好,递还到记者手中。

“要和平,不要战争。希望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下去。”再过几天,是杉浦正男102岁生日,老人准备以一场讲座迎接自己的生日,“反战”是讲座主题。

代表父亲将记者送出大门时,杉浦伸一轻声说:“如果你们还想问什么事情,尽管来,这里随时欢迎。”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