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历史

改变历史进程的台风下

作者:杜玉梅    栏目:历史    来源:营口热线    发布时间:2019-02-20 15:00

内容摘要:继续改变历史进程的台风这一话题。昨天说到台风可以改变战争形势,进而对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台风也在肆无忌惮地拨弄这兴废的轮盘。1780年,美国独立战争激战正酣,这场战争将在不久的将来塑造出一个独立自由的美利坚。但是对于当时的北...

继续改变历史进程的台风这一话题。昨天说到台风可以改变战争形势,进而对历史产生深远的影响。今天我们要说的是台风也在肆无忌惮地拨弄这兴废的轮盘。

1780年,美国独立战争激战正酣,这场战争将在不久的将来塑造出一个独立自由的美利坚。但是对于当时的北美民众来说,身处战争中的他们却丝毫感受不到伟大。因为英国海军的封锁让商品出口变得万分困难,北美的经济遭遇到了毁灭性的打击。而与此同时,加勒比海的经济正当繁荣。加勒比诸海岛适合甘蔗的种植,非洲运来的黑奴更为甘蔗园提供了便宜的劳动力。西班牙人、英国人和法国人争相把蔗糖运回欧洲,赚取丰厚的利润。在蔗糖经济的刺激下,海岛聚集着来自八方的航海家、商人和奴隶贩子,人手一杯朗姆酒,幸灾乐祸地谈论着北美的战事,好一派谈笑风生的景象。

繁荣的加勒比海地区

但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在繁荣的氛围中,飓风到来了。其实,温暖的加勒比海素来都是飓风的温床,岛民们早已习惯了。每当飓风来袭,船只都会归港。人们封好门窗,躲在屋子里等待飓风过境。但1780年的10月非比寻常,这一月中接连发生了三场飓风,强度都超出了人们的想像:第一场飓风卷起六米高的风暴潮,冲上牙买加海岸,破坏了岛上的大部分建筑和甘蔗田。仅仅一周之后,第二场飓风造访加勒比海,扫过人口密集的海地、多米尼加和波多黎各,带走了22000条人命。而月底的第三场飓风则沿着偏西的路径移动,之前幸免的西加勒比海地区也最终沦陷。三场台风以势不可挡之势,横扫了整个加勒比海地区。

由此,加勒比海的甘蔗经济几乎被完全摧毁,城镇被夷为平地,道路完全被冲毁。尸体泡在水中,引发了横行的疫病。英国、荷兰以及西班牙的商船在风暴中一队队的失踪。驻扎在加勒比海的英国海军同样损失惨重,再也难以完成封锁北美海岸线的任务。当时,身处加勒比地区的欧洲人,都焦急地寻找任何一只返航船,想要逃离危险的加勒比海。整个地区的人口骤降,再难以恢复元气。更要命的是,幸存者讲述的飓风中的可怕经历,通过报纸传播,造成了强大的影响。加勒比海从此成为危险的代名词。原本计划移民加勒比海的欧洲人,纷纷改道前往北美。1780年的飓风,就这样改变了加勒比海地区与北美大陆的命运。

飓风可以改变国家的命运,自然也可以决定城市的未来。1900年,加尔维斯顿城与休斯顿城正在竞争德州领头羊的地位。这年8月,加勒比海上的飓风向西北方向移动,靠近加尔维斯顿。但是加尔维斯顿人却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他们自信地认为,建在浅滩上的加尔维斯顿不会受到飓风影响。更要命的是,当时的联邦气象局给了当地人另一颗定心丸,气象局的官员认为,这场飓风将在数千公里外的东海岸登陆,所以迟迟没有给加尔维斯顿发出警报。这种做法放在现在显然是狂妄自大,因为我们都清楚,即便是在现今的科技条件下,我们对台风与飓风的走势依然拿捏不准。但当年的联邦气象局竟然敢做出如此生死攸关的不负责任的判断,甚至直到飓风要登陆时,气象局长还在犹豫,担心飓风警报会影响本地的商业。其实,他们心中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加尔维斯顿附近的浅滩会阻碍飓风的行进,导致其迅速衰减下来。

但万万没想到是,海水温暖的浅滩不仅没有阻止飓风,反而补充了飓风的能量。在加尔维斯顿登陆的飓风突然增强,时速达到每小时100多公里。飓风的低压中心吸高了海面,海风进一步鼓起巨大的海浪。潮水涌入城市,冲毁了木制房屋,全城人泡在五六米深的水里,抓住水上的木板艰难求生,场面堪比泰坦尼克号。当潮水退去时,全城的3600百座建筑已经成为平地,许多尸体泡在水中,早已腐烂,只能尽快焚烧。由于通讯系统瘫痪,幸存者只能步行到休斯顿求助。休斯顿人听说加尔维斯顿死了五百人,总觉得这个数字太过夸张了,但他们赶到加尔维斯顿时,却清点出了至少8000具尸体。从此,加尔维斯顿再难与休斯顿一争高下,现如今,休斯顿已经是美国西南部著名的大城市,更是美国著名的航天城,而加尔维斯顿不过是墨西哥湾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希望今年休斯顿火箭队在景德镇之子詹姆斯-哈登的带领下,可以逆袭勇士,湖人总冠军。

飓风摧毁加尔维斯顿

休斯顿

台风可以改变国家与地区的命运,自然也可以改变政治的天平。

日本明治维新之后,旧的武士阶级无法融入新的经济体制,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你不闲不住么,为此,日本政府便积极筹划海外扩张,以便转移国内矛盾。日本人最初的目标是韩国,高丽棒子虽然实力不行,但人家就是不服,谁打就是不服,而且是脸和命都不要,这就导致征韩耗资太过巨大,维新政府还无力承担这样的战争。于是,武士们逐渐把注意力转移到台湾。由于清朝的海禁政策,台湾岛人口稀少、商贸凋敝。清廷在台湾的统治也相当薄弱,只是直接控制了西北部的小部分地区。而台湾中部山区的原住民则一直处于无政府的部落状态。当时的台湾原住民有一个习俗叫“出草”,就是遇到敌人就把敌人的头割下来,这让汉人避之唯恐不及。

台湾原住民

政策制定后,武士阶级们倒是十分兴奋,但维新政府却不得不小心。因为日本国内的局势相当动荡,如果贸然征台,招来看似强大的清朝的报复,那么旧幕府的势力就可能会借机复辟。所以,日本需要试探清廷的实力。没想到试探的机会马上就来了。

1871年10月,一艘琉球客船遭遇台风,漂流到台湾。上岸的幸存者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遇上原住民,54人惨遭出草,被割掉了脑袋。由于日本早把琉球划入了自己的版图,于是,日本政府借机向清廷交涉。万万没想到,脑残的清朝却推脱称,原住民不归自己管。这下日本人一看可好,正好拿住清廷的话柄,既然如此,那台湾南部就是“无主番界”,既然不是你的,那是我的也没问题吧,而且看到清廷如此脑残,日本也基本明白了外强中干的大清朝朝廷是怎么个尿性了,算是摸清了大清朝的虚实,于是果断派兵征台。虽然清廷也有清醒的人,但等到李鸿章调集淮军入台时,日军已经扫荡了半个台湾。虽然后来由于受热病困扰,日本人借机讲和,但正是这场小规模的摩擦,成为了未来中日对垒的起点。

热带低压到了印度洋被称为热带气旋,而热带气旋在历史上则给巴基斯坦带来了更大的政治动荡。

1947年,英国撤出印度。按照印度教和伊斯兰教的区分,英国人把原来的统治区域分为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部分。不知是出于什么目的,英国硬是把巴基斯坦分离成东西两块相隔甚远的土地。西巴基斯坦位于印度河流域,就是我们现在熟悉的巴基斯坦那块儿。而东巴基斯坦则处于恒河的下游,位于印度的东部。这样的设计让印巴双方都感觉别扭,印度陷入巴基斯坦的东西包夹,每天是提心吊胆。而巴基斯坦的总理办个事儿,得做个飞机来回飞。这还不算啥,巴基斯坦主要是担心东部那一块怕是保不住,事实上,东西巴基斯坦的对立情绪也确实越来越浓厚了。

印巴分治

终于在1970年,东西巴基斯坦的对立达到顶峰。西巴基斯坦的军政府与东巴基斯坦的分离主义政党纠缠不休。正当此时,1970年11月,热带气旋“波拉”在印度洋面上生成,并北移到孟加拉湾,于东巴基斯坦登陆,登陆时风速达到了惊人的200多公里。风浪与潮汐叠加,冲向地势平坦的恒河三角洲。东巴基斯坦四分之一的国土被海水淹没,被淹没的土地同时也是重要的农业区,人口相当密集。遇难人数高达50万,这是历史上最严重的自然灾难之一,也是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热带气旋。风暴过后,东巴基斯坦的农耕、养殖和渔业损失殆尽,灾民只能靠救济粮度日。残骸和动物尸体长时间泡在水中,随时可能酝酿大瘟疫。

波拉路径

波拉过境

但就在这样的国家大灾难中,与反应迅速的国际援助相比,西巴基斯坦的中央政府几乎什么也没做。中央政府迟缓的动作,遭到了东巴基斯坦政党的猛烈批评,也激起了全巴基斯坦民众的愤慨。于是,在下一个月的大选中,东巴基斯坦政党赢得全面性的胜利。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控制西巴基斯坦的军方不希望见到的,于是当他们试图阻挠东巴基斯坦出身的新总理上任时,一场战争爆发了。就在这时,被东西巴基斯坦长期威胁的印度立即把握住机会,出兵支持东巴基斯坦的民兵,打败了西巴基斯坦的武装。“波拉”过后的四个月,东巴基斯坦宣布脱离巴基斯坦独立,这便是现在的孟加拉国。可惜的是,南亚的政治格局虽然改变,但却依然无法挽回损失。灾后经过了十年的重建,孟加拉人才逐渐从风灾的阴影中走出来。

这一切就像雨果在《悲惨世界》说的那样:不止一次,社会不得不向风低头。历史充满了国家和帝国的船骸。飓风来袭的时候,传统、法律、宗教都统统失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