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历史

凤凰古城“围城”三年为何突然免费?

作者:山歌    栏目:历史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3-07-10 10:25

内容摘要:4月10日起,湖南凤凰古城景区暂停“围城收票”,这意味着今后进入凤凰古城的游客将不需要再购买148元的门票。“围城收票”曾是凤凰的标志性事件,发生于2013年,凤凰县政府当时对外称,由于凤凰古...

4月10日起,湖南凤凰古城景区暂停“围城收票”,这意味着今后进入凤凰古城的游客将不需要再购买148元的门票。

“围城收票”曾是凤凰的标志性事件,发生于2013年,凤凰县政府当时对外称,由于凤凰古城旅游乱象突出,经济泡沫达到临界值,政府出台了“围城收票”的政策。而现在,政策又变了,这次凤凰县对外声称"围城收票’已不适应新的发展需求”,并表示是“顺应民意之举”。

“围城收票”这个短命政策只持续了3年,这3年凤凰到底发生了什么?取消“围城收票”仅仅只是顺应民意吗?

凤凰古城项目的资方凤凰古城公司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湖南省取消行政事业型收费目录中的“资源有偿使用费”、“宣传促销费”,而国务院则停征价格“调节基金”,在这种情况下,凤凰县政府仍然希望从古城门票中获得同比例的收入,取消“围城收票”便是在资方与政府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发生的。

“围城之下”的惨淡商户

“全场清货,一件不留。”

在张海贵的首饰店里,从2015年6月至今,这样的告示贴满了店内的每个角落。这家位于凤凰古城北门城楼附近的门店,在经营的第十年,遇到了一股持续的生意“寒流”。

由于货物积压严重,张海贵不得不将店内商品打“一折”出售,“我积压的货可能10年都卖不完,现在只能打折甩卖,可还是没什么人来买。”他的一本记账本上,清楚地记录着今年3月份的收入情况,销售额为“0”的,一共有6天。

“3月份总共亏了3万块钱,就算把货全卖掉都还不够抵租金的,何况现在是亏本也卖不出去。”张海贵转了转手中的手串,“现在店里的日子没有以前好过了。”

张海贵所说的“以前”,是指2013年凤凰古城“围城收票”之前,2013年4月10日,凤凰县政府决定开始试行“景区整合经营、围城设卡验票”的管理方式,游客需要购买148元的门票才能进入古城,凭此票可以参观古城内的10个景点。而在此之前,凤凰只有部分景点收票,而进入古城一直是免费的。

那次收票的政策让包括张海贵在内的多位商户措手不及,但他们清楚,这样一个决定肯定会影响他们日后的生意,“一旦收票,游客就会减少,这样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张海贵和妻子王梅原本在古城内有6家店铺,“围城收票”的3年里陆续关闭了3家分店,员工也由70人减到3人。“收票以后,来这里的人少了,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而门店关闭后,货开始慢慢堆积起来,加上“围城收票”之前就进了一批货,这让张海贵和王梅发愁。

张海贵的妻子王梅认为,“围城收票的政策来得太突然”,这项政策的出台,政府没有事先展开民意调查,而且正式通知收票的时间太晚。“当年4月10日开始收票,但4月1日我们这些商户才知道这个消息。”王梅说,“要是提前几个月告诉我们古城要收票,我们也就不会备那么多的货。”

在收票之前同样不知情的,还有在古城内开一家客栈的刘佳,“我是在2013年4月10日的前几天才知道要收门票的事,那时候我的客栈已经快装修好了,那是一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但没办法,回不了头了。”

“决定权在政府手里”

这项突然颁发的“围城新政”,引发了当地居民和商户的“极大不满”。2013年4月11日,在实施“围城”的第二天,大批商户和当地居民因不满“一票制”政策关门歇业,聚集在古城北门码头,将凤凰推到了“风口浪尖”。

张海贵记得很清楚,那天沱江两岸站满了武警,几个带头“闹事”的人被带走。在他看来,商户的意见并不能影响凤凰县政府的决策,最后结果也和他预想的一样,商户和居民的反对并没有撼动当地政府实施“围城收票”的决心。

“如果旅游新政再不推行,整个凤凰可能会陷入一片乱象之中。”凤凰古城风景名胜区管理处主任姚文凯对当时政府执意采取“围城收票”政策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姚文凯举了个例子,2013年前后,一个房间一年的租金达到3万,而一个十个床位的客栈租金一年能达到30万,“当时门店价格虚高,泡沫经济达到了最高限,一旦泡沫爆炸,凤凰经济就会明显下降。”

对于没有事先征求居民和商户同意的说法,姚文凯称,当时政府确有对“围城收票”走访民众,举行座谈会,进行民意调查,“只是说程序上不像现在这么严格,可能有些人没有覆盖到”。

“围城”之下另一种乱象和不便

“围城收费”之后,另一种“乱象”却开始盛行。

“进古城吗?三十块一个人。”在凤凰古城东门城楼的验票点外,一位40岁左右的妇女小声询问着往来的游客。面对前来询问的游客,她先把对方拉到一边,称自己是本地人,只要说本地话就能免费进入古城,等到验票处的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可以把游客带进去。

在张海贵的印象中,2013年之前也有非法拉客的,但收门票之后,非法拉客的现象并没有减少,“好多人只想在古城里走走,所以给拉客的人提供了机遇”。

最开始,古城内客栈老板还可以免费带游客进入景区内看房,看完房游客仍需买票。一些老板为了经营想办法帮游客逃票,这样一来引起了古城外客栈老板的不满,一些客栈甚至挂出“无法生存”的横幅,希望政府严格执行一人一票制,杜绝非法拉客现象。

2015年6月底,古城内各客栈老板接到通知,“古城内经营者不能以任何理由带游客进入凤凰古城,”同时政府加大了查票力度。

以前,王梅几乎每晚都会和丈夫张海贵一起沿着沱江散步,但查票变严后他们再也没有去过江边。“往沱江的路上到处都是验票的关卡,每个关卡都会问你在哪条街开店、店名叫什么、隔壁有什么店,被问了心里会不舒服。”王梅说。

同样觉得不自在的,还有自小就在凤凰古城里生活的龙伟。龙伟居住在古城北边的老营哨街,街上一共设了5个验票关卡,其中一个就设在他家门口,“基本每个卡子都打过架,有一次我们一个本地人在过卡子时说了一句普通话,查票的人就让他买票”。

对这些原住民来说,“围城收票”带来的不便是更加直接的。“比如外地亲戚来古城喝喜酒、办丧事,但户口不在本地的都要先报告打证明。”龙伟举例说。

“网上都说好女不嫁凤凰男,因为嫁到这里还要给148元的门票钱。”龙伟有点无奈,如今他家周边的原住民都已经陆续搬到城外,把古城内的房子租给外地人做生意。

800多家商户和居民的联名信

不方便的日子过了将近三年。今年年初,在古城生活了近七十年的龙伟父亲龙国华作为居民代表参加了政府组织的座谈会,会上他向政府提议,居民并不是反对收门票,而是设置收票的地方不合理不合情,“景点可以设验票点,但古城属于社区型景区,不能简单地把它围起来”。

3月初,“围城协议”三年即将期满,800多家商户和居民写联名信,要求取消现行验票方式。“可能都不只800户,家家都有签字摁手印。”龙伟说,三年来,当地居民多次通过请愿、写联名信的方式向政府反映取消“围城收费”政策。

龙伟认为,也许是这几年的不断反映让政府感到了压力。3月30日,凤凰县政府在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公布:“从4月10日起,暂停凤凰古城围城设卡收费验票,但保留古城区景点的设卡收费验票。”

凤凰县政府人员表示,“大量的、多次的上访,让凤凰县委、县政府感到‘民意不可违"。就在宣布暂停“围城收费”的前几日,政府曾在网上发起了一次民意调查,建议调整围城设卡验票方式的比例达到76%以上。

“在政法部门的指导下,我们对维持现行验票方式的风险评估进行了审核,确认评估等级为B级。”姚文凯说,“B级就是有较大的风险,如果继续执行,可能会出现关门歇业、群众堵塞游道等方面的情况。”

此外,对于此次暂停“围城收票”的原因,凤凰县政府对外声称,围城设卡验票已不适应旅游市场发展新需求,卡点内外景区发展不平衡,城区景区交通压力巨大等新的矛盾和问题不断暴露,“此次暂停是大势所趋。”

“两费一金”与民意背后的利益

“围城”设卡收费验票被暂停的消息传来,张海贵刚开始有些不能相信,“吃到口的肥肉没有吐出来的道理”。

三年前,凤凰古城旅游公司、启盛(凤凰)旅游公司、凤凰县城乡旅游公司等5方,达成《凤凰县景区整合经营协议》,试营期3年。凤凰古城公司一位内部人士称,门票中政府收取的费用超过40%。

2013年4月10日,凤凰古城公司董事长叶文智在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也公开表示:“这中间有三项钱是要给它(政府)的,门票经营的营业税、所得税,门票中的两费一金(资源有偿使用费、宣传营销费、价格调节基金),这门票里有超过40%的钱是它(政府)的,它怎么会不积极呢?是政府的利益在推动的。”

不过,这样的合作在今年3月27日中止。3月27日,凤凰县政府致函三家合作经营公司,决定暂停“围城收票”。函中提到,三年的合作即将到期,经营主体几经磋商仍无法达成合作协议。对于无法达成合作协议的缘由,姚文凯解释称,是因为三家公司在利益分配问题上始终无法达成一致,“他们彼此之间都有争议。”

争议的到底是什么?

在“围城收票”政策暂停之前,“两费一金”被相关部门取消。2015年10月,湖南省公布行政事业型收费目录清单,资源有偿使用费、宣传促销费没有被纳入其中。2016年1月,国务院决定从2月1日起停征价格调节基金。

凤凰古城公司的这位内部人士则表示,“两费一金”的取消正是无法达成合作协议的“导火索”,“在磋商当中,政府还是希望维持之前的‘两费一金’收取比例,但湖南省和国家已经取消了这个规定,我们肯定不愿意再交了”。而不久之后,他们就受到了政府暂停“围城收票”的通知。

凤凰县政府也公开表示,“两费一金”被取消的政策出台后,意味着门票价格政策发生根本改变,原来的门票必须进行重新申报和审核。同时,支撑合作经营的票务体系也因此发生了根本变化。姚文凯说,“两费一金取消后,政府肯定不能从门票中得到应有的利益了”。

官方数据显示,2013年到2016年,凤凰古城门票收入共约6.5亿元,其中,政府按照规定从中收取的“两费一金”共1.19亿元。凤凰县政府表示,这1.19亿元全部用于古城保护。3年来,政府共投入古城建设、保护资金6.96亿元,实施了古城文物保护、古城消防整治、古城风貌民居整治、古城下水道清淤、古城夜景亮化等项目。

县政府与商户的不同“账单”

“一票制”政策实施三年后,凤凰县政府在3月3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交出了一份“光鲜亮丽”的账单:从2013年到2015年,凤凰县接待游客人数从842.42万人次增长到了1200.02万人次,旅游收入也从66.86亿元增长到了103.23亿元。

然而,商户们却给出了不同的账单。张海贵夫妇现在的营业额不到收门票之前的十分之一,在古城外卖姜糖的店主现在的收入不到以前的一半,在古城内开客栈的刘佳现在接待的客人也比收门票前下降了一半。

面对两本相互矛盾的账单,姚文凯解释说,是产业的“供求关系发生变化”导致了生意不好做,“床位数由2万多增长到4万多,商户面临的竞争压力更大了,这也和商户的经营理念有关系,很多客栈倒希望继续推行一票制,因为有些客人考虑的是这个地方安不安全、民风好不好。”

“很多商户都说是客源减少让生意不好了,但我们觉得是接待量增加了”。凤凰古城公司相关负责人给出了同样的解释,“也有人经营非常好,一两个月收回了全部的经营成本,还有的商户由一家客栈开到5家,这种例子也有。”

不过,张海贵认为,政府统计的游客人数看似增长了很多,但实际包含了大量“定点消费的旅游团体”,而古城里百分之八九十的商户做的都是散客的生意,“现在待半个月时间的这种滞留客少了,周边地市的人逢年过节带亲戚朋友来玩的也少了”。

一直在古城生活的龙伟认为,如不收门票生意可能还是会好做一点,“游客花了这么多的门票钱,他的预算就提高了,可能就不太愿意再消费”。

会不会重回三年前的矛盾

4月10日起,古城又重回三年前的经营模式。凤凰古城公司负责人认为,这给他们一直打造的这个旅游品牌带来了不利。但对大多数商户来说,取消门票是他们最迫切的希望,“只有客人停留的天数多了,生意才好做”。

在龙伟看来,之前的“围城收费”政策取得的效果并不理想。有一次,他家客栈的客人晚上九十点才到,住一晚上第二天早上就走了,“只是住一晚你也要收148元的门票,古城属于度假休闲旅游,不是观光型的。”一直在古城生活的龙伟有着他自己的看法,“如果凤凰不能提高这方面的口碑,很难留住客人。”

有时候,龙伟甚至希望凤凰古城不要来那么多人。他回忆起小时候,河里以前成群的鱼跑来跑去,也怀念以前放假的时候,一家人在古城里闲逛的悠闲时光,“现在到处都是人,导游打个旗子大声喊让大家快点走,晚上也很吵,把我们生活和节奏、安宁都打乱了”。

作为一名外地商户,张海贵没有龙伟那么多感慨,他打算4月10日以后跟妻子一起重回沱江边散步,就像三年前一样。至于店里的生意能不能回到三年前的样子,张海贵和王梅都觉得只能保持观望态度。“我们不指望挣钱了,只希望游客越来越多,尽快把货处理掉,自己也能少些烦恼。”王梅说。 (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本版文并摄/本报记者黄筱菁周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