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生活

比咖啡馆安静“流浪办公”成为年轻人新需求

作者:李陈默    栏目:生活    来源:中新网    发布时间:2019-05-31 07:44

内容摘要:比咖啡馆安静比家有氛围比公司更灵活“流浪办公”成为年轻人新需求王逸兴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他没有办公室却有处处办公的需求,无奈咖啡馆太拥挤,家里氛围太安逸,如今他最常选择的是位于北京市朝阳门的梦想加联合办公空间。每天只需100元,他就可以享受这...

比咖啡馆安静 比家有氛围 比公司更灵活  “流浪办公”成为年轻人新需求

王逸兴是一位自由职业者,他没有办公室却有处处办公的需求,无奈咖啡馆太拥挤,家里氛围太安逸,如今他最常选择的是位于北京市朝阳门的梦想加联合办公空间。

每天只需100元,他就可以享受这里所有的办公资源,在这里办公、约见客户、组织会议,他喜欢这里“虽然周围都不是一个公司的,但好像是在一个公司工作”的氛围。

众多联合办公空间都推出了针对灵活办公的服务,例如梦想加的积分会员,WeWork的“闪座”,氪空间的“自由座”,以此提高空间利用率。

IWG一项针对全球化的调查显示,70%的人放弃传统办公室而选择灵活办公。去年仲量联行发布研究报告显示,亚太地区对灵活办公空间的需求增幅位居全球之首。2014年至2017年期间,年均增长超过35%,主要的灵活办公空间运营商数量增长了一倍,多个城市的灵活办公空间总量增长超过100%。

不用因去卫生间、网络不好而“大搬家”

新年开工第一天,上海的餐饮会员营销服务创业者杨昭在朋友圈晒出氪空间的办公环境照片,并配文“把2月剩余天数的办公位全买了,相当于每天一大杯咖啡的办公成本”,这个位于上海市中心的工位在价格优惠的情况下每天只需39.9元。

去年8月离职后,一个人创业的杨昭急需找到一个办公地点。他先选择在家里,发现效率极其低下;他又选择离家近的社区图书馆,发现周围都是退休的老人和孩子,缺少办公氛围;他也去过咖啡厅,却总是为找到一个有插座的位置发愁,周围还很吵;他曾想过在众创空间租一个位置,费用至少按月计算还需付押金,每月2000元左右的价格也很贵。

另一位联合办公空间的常客君毅正处于创业前的过渡时期,他的创业伙伴目前分别在北京和上海,并不知道未来会在哪里办公。他对办公环境要求很高,咖啡厅椅子不舒服,联合办公空间带来的“性价比和灵活度”让他倾心。

自媒体从业者张菲最喜欢去位于北京三里屯的WeWork,地理位置优越方便约见客户,时尚的办公环境总能给她好心情。她接触时尚圈、广告圈的人比较多,在那里见客户“比较有品位”。并且,她可以安心地去卫生间,不用担心在咖啡厅会丢电脑,也不用在冬天抱着厚厚的外套“大搬家”。

联合办公空间里还迎来了一些大公司里的小团队。梦想加望京店刚开业时,楼上美团公司的员工发现这里可以随时预约小型会议室,立刻选购了高额会员套餐,因为公司内的会议室总是爆满,去咖啡厅隐私性又不好。此外,今日头条、腾讯等大型互联网公司内正在创的新团队也入驻了公司附近的联合办公空间,他们不想过早曝光。

“即租即用”需要设计和智能支持

目前,市场上有四类零售办公位需求:一是个人的公司,例如自由职业者,需要单独的工位;二是3~5人的小型组织,线上办公多,偶尔有线下见面开会的需求;三是地点变化的需求,例如出差的员工;四是短时办公需求,例如临时约见客户,修改文件。

可是,联合办公空间诞生之初的主要客户针对小型创业团队的固定工位,虽然可以根据人数需求租赁,但均以年或月为期限,面对“工作一天或一会儿”个人用户时,是否将工位按照时间拆分零售即可?

梦想加高级市场总监李峥认为并非如此,“我们通过设计一整套智能设备来支持,让大家可以即租即用,很方便地享受所有的办公资源,同时空间本身也能提升利用率以增加利润”。

比如,在设计时,分为开放办公位和专属办公间,保证固定团队较为稳定安静的办公环境,也为在公共区域办公的人设置了带密码的存储柜。其次,智能设备为“即租即用”提供了支持,例如会议室完全科技通过手机预约,设置后会议室在到达约定时间时即会自动开灯和打开办公设备,玻璃也会模糊处理保证使用者的隐私。

王逸兴想工作的时候,他可以在手机上查看所有空间的使用情况,选择离自己最近的空间,预约并支付费用。到达现场后,他用手机扫二维码打开大门,在公共区域内放下电脑连入网络立即进入工作状态,其间可享受免费的饮品和办公设备,省去了和人沟通的过程。

盘活资源带来的变化是惊人的。以梦想加北京朝阳门的空间为例,2000多平方米的范围按照传统办公设计约能容纳200人,通过设计和共享部分功能性空间后,容纳人数上升至300多人,客流量提升了180%。

办公室新零售正在到来

《发现机遇:亚太地区灵活办公》研究报告预测,预计到2020年,中国一二线城市近30%的甲级办公楼将具备灵活办公空间,以满足企业租户不断变化的办公需求。

这种变化梦想加早已察觉。李峥说,在设计梦想加前期调研时,他发现当今员工和职场有一种“即时性的关系”,即不需要像以前一样时时拥有一个固定工位,而是对工位区分为专属需求和流动需求。

李峥希望,不只通过租金差来赚取利润,而是通过设计带来提升更多流量的可能性。

卢汉森也承认,办公室新零售带来了B2C业务的可能性及新的盈利模式,扩大了WeWork社区的规模和多样性。

迅速增长的联合办公空间在地点上提供多样选择也预示着未来不再远。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底,中国联合办公平台数超过300家,布局网点数超6000多个,总体运营面积达1200万平方米,提供工位数达200万个;预计到2018年中国联合办公行业市场规模将达600亿元,市场规模呈增长态势。

未来,办公不再局限于某一地。正如WeWork“闪座”希望实现的概念:“整个城市成为你的空间”,用户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只要有“闪座”,都可以进去工作或者参加活动,享受个人空间及时间,成为除家里、办公室、其他空间(如咖啡厅、茶馆)等之外更为便捷舒适的空间选择。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陈璐 来源: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