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教育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男子租房藏母养九年

作者:白鸽    栏目:教育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08-22 01:34

内容摘要:昨日,刘相礼陪母亲漫步如今,在妻子的原谅下,刘相礼已把母亲接回家。昨日,他又抽闲回来陪母亲吃饭9年来,他对妻子说了上千个假话,每个假话背后都是满心疲累;9年中,他身兼三职,拼命挣钱,赡养着妻儿和另外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9年里,他把这个女...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男子租房藏母养九年

昨日,刘相礼陪母亲漫步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男子租房藏母养九年

如今,在妻子的原谅下,刘相礼已把母亲接回家。昨日,他又抽闲回来陪母亲吃饭

9年来,他对妻子说了上千个假话,每个假话背后都是满心疲累;

9年中,他身兼三职,拼命挣钱,赡养着妻儿和另外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9年里,他把这个女人悄悄藏起来,只能偷偷抽点时间来陪同。

这样的隐蔽曾让他忧?,但他必须这么做,缘由是这个被藏起来的女人,是自己母亲……2007年春节,西昌的上门女婿刘相礼,把母亲从会理老家接到家里住,但母亲与妻子闹得不亦乐乎,争持中,妻子还喝下一瓶白酒以死相逼,果断不一样意老人在家里住。为了家庭协调,刘相礼只好在西昌城里租房赡养母亲,并对妻子谎称已将母亲送走。

9年来,他将两个“家”一肩挑,一头是母亲,一头是妻子。为了照料好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他每天打三份工,一份工资用来赡养母亲,一份工资上交妻子。他守旧着机密,把母亲藏了整整9年,赡养了整整9年。

 爱的赡养

■他起早贪黑打着三份工,保持妻子和母亲两个“家”,同事们都认为他很辛劳也很伟大,他笑着说,这是为了统筹两个女人的爱,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回想自己多年来的哑忍与艰苦付出,他一点都不懊悔,也毫无抱怨,他说:为人子女要切记,不幸天下父母心。父母在世不赡养,身后烧香空费心。

  让步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

  他只好让步:准许送母回家

现年50岁的刘相礼,是西昌市兴胜村夫。1985年,他从会理县来到兴胜乡做了上门女婿。婚后,他特别勤恳,他外出当水电工,节衣缩食,除过家里的开支,挣的钱都存了起来。2004年,他花12万元在村里修起了一栋小洋楼。房子修睦了,全家人都很高兴,刘相礼却开心不起来。缘由是他得知住在二哥家的母亲生活得不太好,他很想把母亲接来同住。于是,他屡次向妻子赵宗翠提出这个想法,都遭到拒绝。

2007年春节,刘相礼把母亲龚兴珍接到家中过年,但只住了一周多,母亲就提出要回老家。“母亲守口如瓶,她(妻子)也比较强势,两人经常打骂。”

在母亲龚兴珍的观念中,自己作为晚辈具有绝对的主持“家政”的威望,所以,儿子家里大大事,她都要管。而在媳妇赵宗翠看来,婆媳对等,加上婆婆是一个外来人,不应干预家政。

刘相礼心里也明白,婆媳抵触是“千古困难”,问题没那么简单。“婆媳两人生活在不一样的时期背景和家庭背景下,两边的价值观念、生活方法、个性习惯都不一样,相处不免有一些隔膜。”为了让母亲多住些光阴,刘相礼只得两端劝,一边劝母亲安享暮年少管家事,一边开解妻子多懂得老人。

然而,让他切切没想到的是,有一天,妻子和母亲吵得不亦乐乎。妻子一气之下,喝下一瓶白酒,倒在客堂,借着酒劲嚷起来:“你如果把你妈接来我家长住,我就死给你看!” 妻子随后晕厥不醒,幸亏及时送医,才被挽救过来,“她从没喝过酒,全家人都被吓惨了。”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刘相礼只好向让步,准许把母亲送回会理老家。但贰心里仍然郁结难解:“儿子修睦了房子,老母亲却不能够住,你说可笑不?”

1 2 3 下一页 1 2 3 下一页

  决定

  统筹母亲、妻子的感觉

  他选择机密租房赡养母亲

尽管接母同住遭妻子拒绝,但刘相礼并没有放弃母亲。母亲的苦难,一直铭记在贰心里。

刘相礼介绍,母亲龚兴珍小时在会理一吴姓人家做童养媳,每天吃不饱穿不暖,还经常挨打。后来,她带着未满月的儿子逃脱,最后嫁到刘家。母亲前后为刘家生下7个孩子,加上带来的大儿子,共有8个孩子,3儿5女,他是老三。后来,儿女们长大安家立业,大儿被吴家带走,5个女儿远嫁异域,刘相礼到西昌做了上门女婿。父母便把财产留给二儿子,随着他一起生活。然而,二儿媳妇占领着家里的主导身份,婆媳之间常闹抵触,没办法在一起生活。老两口仍在山上的老土坯房栖身,要求艰难。2006年,老伴逝世,龚兴珍唯独的依附都没有了。2007年春节前夕,刘相礼到会理老家探望母亲,母亲一瘸一拐地来迎接他,一句话戳痛了他的心,“老三啊,家里没有吃的了。”

母亲告知他,她只能靠上山挖点野菜吃,前两天不当心摔伤了。刘相礼一阵心酸,决定把母亲接去西昌一起生活。但他没想到,这居然激发了一场家庭风浪。

然而,刘相礼也没有责备妻子,多年相处,他认为妻子其实不是不讲事理的人。并且他认为,妻子的缘由按农村风俗来说也不是全无事理——既然其他兄弟继续了家里的财产,就应当承当赡养老人的义务。“即使二哥不肯意照料老人,家里还有这么多个兄妹,赡养工作能够大家来一起承当。”但,五个姐妹均远嫁异域。按农村风俗,“嫁出门的女,就像泼出门的水,老母亲的赡养问题,不应由她们来负责。”

刘相礼不想计较这些,“生我养我的是母亲,我总不能够自己纳福,把老母亲丢在一边不顾。”那么,如何安排好母亲龚兴珍,成了他必须面临的问题。一方面,母亲绝对不能够再回老家刻苦;另外一方面,也要顾及妻子的感觉。他笑着说,作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两个人都很重要。

于是,他有了一个勇敢的想法,租房赡养母亲。“偷偷把母亲接到西昌,只需没人说,家里人也不会知道。”说做就做,刘相礼立刻到长安街租了一间屋,把母亲接到了西昌城里。接走母亲那天,刘相礼对妻子赵宗翠说,“我把母亲送回会理老家了。”妻子信任了。

当时是2007年,刘相礼在西昌明珠酒店做水电工,酒店离母亲的出租屋仅几百米远,照料母亲很便利。”自从把母亲接到西昌来后,刘相礼除过上班,每天总会抽闲给母亲买菜做饭。但他不敢将此事告知妻子,每次回家,都把这个机密埋藏在心中。

  辛劳

  起早贪黑打三份工

  辛劳保持两个“家”

2007年,刘相礼只在城里做了一份水电维修工作,每个月工资1900元。那个时候,刘相礼每个月上交1000元工资给妻子,供家里的开支。但母亲到了西昌后,房租、生活及医疗费每个月也需求千余元,刘相礼在经济上出现庞大破绽,已无力再向妻子交付每个月一千元。

为了弥补家里的开支,也为了不让自己的行动裸露,他利用业余时间,在西昌城里跑电马儿,每个月能够多挣1000多元。这样,他又能够按时给妻子上交生活费,继续守旧赡养母亲的机密。

高洋是刘相礼在酒店工作的同事。“我们很多同事都知道老刘的事,都认为他很辛劳也很伟大。但他经常笑着对我们说,这是为了统筹两个女人的爱,不得已作出的选择。”

高洋还记得,那时,刘相礼上日班,早上下班后,就匆匆去菜市场买菜,回到出租屋给母亲做饭,然后小憩一会儿,就去跑电马儿,“他真的挺不简单。”

可好景不长。后来,酒店破产,刘相礼赋闲了。为快速补足资金缺口,他一口吻应聘了三份工作:第一份,在西昌恒盛物业公司做水电工,负责两个小区的水电维修,每个月工资2400元;第二份,在西昌318连锁酒店做水电维修工,每个月工资2000元;第三份,在西昌幸福里山庄做水电维修,每个月1000元。

每天白天,刘相礼就负责物业公司两个小区的水电维修;每隔一天晚上,就到318酒店上日班,每个月上15天日班;其中山庄的工作最灵巧,有维修需求才前往。三份工作基本占领了老刘的所有时间。因为长久上日班,他的黑眼圈十明显著,“尽管很累,但没得方法。”三份工作合起来每个月能领到5400元工资。除过赡养母亲,每个月甚至还能再交给妻子2000元生活费。

  惭愧

  为守旧赡养母亲机密

  9年向妻说谎上千个

母亲在西昌安置好了,刘相礼的愿望也算了了。但在贰心中,一种惭愧感老是涌上心头,他说,“也许是对妻子的隐瞒吧。”这些年来,除过工作,刘相礼一有时间就往母亲的住处跑。有时妻子发现他还没回家,或没回家吃晚饭,便打电话来问他,刘相礼总说,“我还在工作,你们吃,不顾我。”实际上,他经常正在出租屋给母亲做饭。

他说,这几年里,他起码对妻子撒了上千个相似的假话。“有时候说在加班,有时候说朋友有事……”能想到的借口他都说了个遍。这类说谎其实有点让老刘认为很受熬煎。每说一次假话,他的心坎总会深深自责。“我不应当隐瞒自己的妻子。”但除过继续圆谎,“我又能怎样做呢”。

刘相礼一直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妻子的立场能转变。为此,他找到大女儿刘敏磋商,让她摸索妻子,“妈妈,能不能够把奶奶接我们家来住。”但赵宗翠的立场仍然果断,“不能够!”。

面临妻子的屡次拒绝,刘相礼也偶尔发狠想过,“为了母亲,就算被揭露,哪怕离婚也要赡养,毕竟是自己的妈。”但为了家庭,他没有这样做,他知道,不管是损害到妻子,还是母亲,都是他最不肯意看到和没办法接纳的。

这样的日子一直连续到今年上半年,他已瞒了妻子9年。在龚兴珍出租屋四周,邻居们都知道他们母子俩。几年前,西昌公益人士李华云也被刘相礼的事迹感动,经常协助照料老人。

李姓房主也证明,刘相礼为母亲租房9年,他几乎每天都去探望母亲,很孝敬。很多人都对老太太说,“你有这么好个儿子,真是好福泽。”面临夸奖,龚兴珍脸上老是充满了骄傲感,但她不知儿子背后付出的艰苦。

9年来,妻子赵宗翠也一直认为婆婆在会理老家,期间过年过节,她还向丈夫提过几回,“你有空回会理老家看看老母亲嘛。”刘相礼老是笑着准许,“要的。”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爱的原谅

■事情“穿帮”后,妻子赵宗翠对他说,“我也想通了,我们一起照料老母亲吧。”

尽管还有些朝气,但赵宗翠说,她选择原谅丈夫的诱骗,赞成让老人一起住,这也能减轻丈夫的经济累赘。

■“这些年,他一个人赡养老母亲也很不简单。我也想通了,以前受传统风气影响,在处置婆媳关系上,还是有很多纰谬的地方。目前,我也逐渐老了,观念转变了很多。人嘛,总有老去的一天,树老怕枯,人老怕孤。”

  机密赡养母亲9年后,婆媳偶遇

  事情穿帮 妻子原谅

今年3月,刘相礼决定给母亲换个房子。“以前住三楼,但母亲年纪大了,腿脚愈来愈麻烦,上楼累得很。” 最后,刘相礼在西昌市农科路附近给母亲找了一个一楼,这个地方离他住的地方只有10分钟左右旅程。本来租的那个房子要远一些。

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一方面要考虑到母亲住着便利温馨,另外一方面还有这样的担忧,母亲住的地方不能够太远,但也不能够太近,“万一(母亲和妻子)两人碰到,岂不是穿帮了吗?”

缘由是,三年前,刘相礼妻子也来到西昌城里生活,主如果来带外孙。平常,刘相礼和妻子便在马水河路段租房栖身。即使妻子来了城里,刘相礼每天还是偷偷去看母亲。然而,母亲在新租的房子住了不到三个月,刘相礼最担忧的事还是产生了——6月30日,婆媳二人到西昌农科路的菜市场买菜,居然相遇了。说起当时情形,82岁的龚兴珍浮光剪影。当天正午,她到农科路菜市场买菜,“我看见那个妇女很面善,很像儿媳妇。”因为9年没见儿媳,她也拿禁绝,于是走上前往问,“你是否赵宗翠?”

儿媳也认出了她,但满脸疑惑,“你不是在会理老家吗?”龚兴珍不知道儿子未告知媳妇本相,告知儿媳,“我儿都照料我很多年了,一直都是他在供我吃穿,还为我租了房。”

这时候,赵宗翠才豁然爽朗,自己被丈夫骗了多年。买完菜回家,他给丈夫打去了电话,“我在菜市场,碰到你老母亲了。”刘相礼心头一震,“会不会在诈我”,急速笑着答复,“怎样也许,我妈在会理老家。”在电话中,刘相礼死不认可。当妻子赵宗翠尽情宣露与婆婆的攀谈内容时,刘相礼一下完全懵了,“我知道,事情已经穿帮了”,只好认可赡养母亲的事实。

6月30日晚,刘相礼下班回家,主动照实向妻子赵宗翠交代了本相。“你赡养母亲这么多年,都不给我说一声。为什么骗我这么多年?”赵宗翠质问他。刘相礼说,“给你说起什么用处,你又不顾,给你说又要闹架。”

“这些年,你挣的工资花了很多钱在老妈身上?”妻子质问,刘相礼吼道,“我花在老妈身上十万八万,我就是乐意。”攀谈无果,两边堕入“暗斗”。当晚,两人无眠。刘相礼已经做好了最坏的考虑,“妻子也许要闹翻天,甚至是离婚”。

但第二天,妻子对他说,“我也想通了,我们一起照料老母亲吧。”尽管还有些朝气,但赵宗翠说,她选择原谅丈夫的诱骗,赞成让老人一起住,这也能减轻丈夫的经济累赘。

刘相礼喜出望外。“这么多年的保持,换来这样的结果,很值得!”“目前一切都好了,不需求再偷偷去照料母亲,也不需求再对妻子说谎。”

7月4日,龚兴珍从城里住进了儿子刘相礼的家。得知儿子多年来的“机密”,龚兴珍连连夸奖,“辛劳我儿了,如果没有他,我生怕活不到目前。”

如今,刘相礼还在打三份工,女儿们都劝他放弃工作,但他说还要保持,挣钱让家人过得再好一点。除过上日班的日子,他目前仍然每隔一天都回家探望母亲,给母亲做饭,陪着聊聊天。上周末,妻子赵宗翠和他一起从城里回家,婆媳相处的两天里,两边攀谈和谐,关系逐渐“破冰”。

回想多年来的哑忍与艰苦付出,这个朴素的男人一点都不懊悔,也毫无抱怨,他屡次给记者说起一段话:为人子女要切记,不幸天下父母心。父母在世不赡养,身后烧香空费心。

  对话儿媳

  他一个人赡养母亲也不简单

  人总会老 树老怕枯 人老怕孤

记者:以前为什么不一样意婆婆住进你们的家?

赵宗翠:与她(婆婆)性情不合,感到婆婆爱随处挑缺点,不管对错。我们两个的性情都很强势,各执己见,所以经常打骂。还有,依照传统风气来说,既然他(丈夫)的二哥继续了家里的所有财产,就应当赡养老人,不应当由这个上门女婿来做。

记者:这么多年,你就没有疑惑过你老公?

赵宗翠:基本没疑惑过,他每个月都能按时交1000元生活费给家里,后来我知道他打了三份工,每个月又交2000元给我。他这个人还是比较老实,我还是很信任他,我知道他不会乱用钱,我认为他把其他的钱都存起来了。

记者:毕竟九年啊,一点都没疑惑过?

赵宗翠:有过一次。有一天,读幼儿园的孙孙跑过来给我说,“奶奶,奶奶,老祖住在3楼。”我继续问孙孙,他详细也说不明白,年纪太小。当时,我还专门问过他(丈夫)和女儿,然而他们都否定,还给我说,“咋也许,小孩胡说的。”后来,我也没再问了。

记者:还记得跟婆婆相遇的场景吗?

赵宗翠:记得呀。真的很意外,说来也巧!我进城照料孙子三年多,一直都是在家附近的西门坡菜市场买菜。那天,我出去做事,途经农科路菜市场,就趁便去买点菜回家。我当时就认出了老母亲,聊了后才知道,他(丈夫)一直在骗我。

记者:你为什么赞成再次让婆婆走进家门呢?

赵宗翠:这些年,他一个人赡养老母亲也很不简单,尽管他(丈夫)骗我,我有点朝气,然而我还认为能够原谅。我也想通了,以前受传统风气影响,在处置婆媳关系上,还是有很多纰谬的地方。目前,我也逐渐老了,也有了孙儿,观念转变了很多。人嘛,总有老去的一天,树老怕枯,人老怕孤。(李晓超 陈爽 成都商报记者 江龙 摄影报道)

上一页 1 2 3 上一页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