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都市

良渚古城申遗成功它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实证

作者:竹隐    栏目:都市    来源:东方财富    发布时间:2019-07-11 18:15

内容摘要:上海博物馆陈列的一件玉器“神像飞鸟纹琮”,浓缩着良渚人传递至今的信息。它形态庄重,刻工精湛,四周的“神人兽面纹”神秘诡异,那是良渚人崇拜的图腾,被认为是他们统一信仰的标志。良渚文化,距今5300年至4500年,其中心地带处于钱塘江流域和太湖...

上海博物馆陈列的一件玉器“神像飞鸟纹琮”,浓缩着良渚人传递至今的信息。它形态庄重,刻工精湛,四周的“神人兽面纹”神秘诡异,那是良渚人崇拜的图腾,被认为是他们统一信仰的标志。

良渚文化,距今5300年至4500年,其中心地带处于钱塘江流域和太湖流域。今天杭州西北部的瓶窑镇是良渚遗址的中心,而离此不远的良渚镇,则是这一文化的首次发现地和命名地。

7月6日在阿塞拜疆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沉寂了4000多年的良渚古城,迎来又一个高光时刻,它被列入了最新的《世界遗产名录》。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ICOMOS)评价它,“东亚和中国5000多年前史前稻作文明的最高成就”和“人类文明史上早期城市文明的一个杰出范例”。

“国际上长期认为中国文明从殷商算起,比其他古文明晚,而良渚古城的发现坐实了那里存在一个早期国家,中华文明与世界其他早期文明来到了相似的时间起点。”良渚博物院总策展人、复旦大学教授高蒙河对第一财经说。

加上今年成功申遗的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中国的世界遗产数量达到55项,首次比肩意大利,成为拥有世界遗产最多的国家之一。截至去年,意大利以54项世界遗产排名第一,中国以53项居第二。

7月7日上午八点半,良渚古城遗址公园有限开园仪式在公园门口举行,同时对外开放网上预约,每天限3000人。升级改造后的良渚博物院也成为杭州的热门景点,开馆1年多来,已经接待100多万人次。高峰时期,一天有12批专业观众穿过入口处写着“良渚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的主题墙,步入装饰一新的展厅。

为什么是良渚?

对中国来说,相比其他史前文化遗址,良渚地位尤其超然。2007年良渚古城发掘启动后,庞大的城市、复杂的水利系统、高规格墓葬和精美的玉器等,让一些学者开始相信,良渚人不光掌握发达的工具,也分化出复杂的权力结构,这是一种早期国家的形态。“良渚古国”、“良渚文明”这样的提法很快流行起来。

良渚文化的考古学研究,逐渐汇入对一个宏大主题的呼应: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探究与重建。中国考古学会前理事长张忠培更曾直言:“从目前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来看,如果我们要谈中华五千年文明,只有良渚文化的良渚遗址能拿出来。”

“放眼世界文明史,良渚文明应占据一席之地,相较于古埃及文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除了未发现成熟的文字书写系统,其他方面各持所长、各具特色”,对良渚文化深有研究,也曾考察许多外国史前文明遗迹的考古学家宋建曾说。他认为,之所以良渚古城看上去似乎稍显逊色,是因为古城为土质建筑,而西方是石质建筑,视觉上不显宏伟,但内涵同样深邃。

如今来到良渚古城,人们仅能看到先民留下的几段城墙和墓葬。5000年前,这里是一座290万平方米的古城,由内而外依次有宫城、王城、外郭城和外围水利系统。这样的规模,在中国已经发现的同期遗址中位列第一。

当时的良渚古城有复杂的水利系统、高等级墓地和祭坛,还有鲜明的城乡分割。城中央的莫角山是权力中心,贵族就住在莫角山30万平方米的人工土台上,市民居住在城墙周边的环形区域上。反山遗址则被推断为一座“王陵”,是“王室”成员的死后居所。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曾经推算过建造莫角山土台所需要的人工:如果按照每天保证出工1000人来算,建造这座土台,需要工人不间断地工作110年。这样的工程意味着一定的人口规模和强大的权力机构。“工程量如此巨大,一定有一套设计、组织,这是一个非常有权威的力量才能做到的事情。”

良渚古城的外围是中国最早的水利系统,也是全世界最早的水坝系统。古城只有一个陆地上的门,却有8个水门,连通城内外的水系,起到维护水上交通的作用。这套水利系统有防洪功能,还能灌溉周边的农田。

近来在良渚古城发现的玉管、玉珠、玉料以及一些制玉工具进一步证实,良渚城里还有一批手工业者。他们制作的玉器、漆器、精致的陶器、象牙器以及腐朽了的丝绸,集中出土于高等级人物的墓葬中。在赵辉看来,“这个城市的组织已经脱离了若干个血缘集体的结合,不再是氏族村落扩大的结果,而是根据经济政治的需求组织的群体。这就是今天城市的组织原则。”

宋建说,良渚文化是“东方文明的先行者”,但陨落较早,消失于4000年前。良渚文化为什么消失?良渚人是灭绝还是迁徙了?围绕这些谜团,学界一直有许多假说,但都缺乏有说服力的证据。这座史前文化高峰消失后,长江中下游的文化陷入了漫长的黯淡。

申遗成功不会改变原有保护规划

从上海驱车到良渚博物院,需要两个半小时。去年,为了申遗工作,高蒙河两地来回超过100次。他策划的展览“良渚遗址是实证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获得了2018年“全国博物馆十大陈列展览精品奖”。

7月9日,良渚申遗成功后的第三天,高蒙河前往北京为另一个大型展览做准备。为了扩大申遗影响力,“良渚与古代中国——玉器显示的五千年中华文明”将于7月16日在故宫博物院开幕,展期持续至10月,跨过国庆假期。

据高蒙河介绍,目前,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和良渚博物院是构成古城遗址保护、利用的两个主要项目。考古最重要的是发现和保护。只有良渚的历史文化价值被揭示出来了,保护力度才会增大加强。

与申遗成功几乎同时,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对外宣布预约开放。这座公园占地14.34平方公里,囊括了良渚古城的城址区、瑶山遗址和外围水利系统遗址。“这也是政府一直想做的‘文旅融合’。整个良渚古城肯定会对当地经济有一个很大的辐射”,良渚遗址管委会宣传科科长李力行对第一财经说。与一般遗址公园不同,因为政府的环境整治,原本大片的考古工地变得草木葱茏,山清水秀,置身其中感觉更像一座郊野公园。

虽然1994年良渚遗址群就被列入申遗预备名录,但何时能够代表中国申遗,一直悬而未决。在高蒙河印象里,真正的提挡加速期是2017年以后。在良渚,明显可见的变化是,2017年底,杭州地铁2号线延伸到了良渚,一出良渚站地铁口,很快就能来到良渚文化村。2018年,原来穿过良渚遗址的104国道筹划改建,改建以后,主城区到古城遗址公园的路程大大缩短。

一直以来,被加载多重意义的良渚在考古研究、保护和开发上备受重视,而申遗等待路上,遗址保护与利用的方案已经很成系统。高蒙河认为,申遗成功并不会给现在的局面带来很大变化。“杭州市对良渚核心保护区、缓冲区和建设控制地带早有详尽规划,这个规划已经做到了2035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