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都市

百年淬炼大医精诚——军医牟善初的世纪人生

作者:叶知秋    栏目:都市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2-13 12:40

内容摘要:原题目:百年淬炼大医精诚——军医牟善初的世纪人生【时期前锋】编者案在老百姓眼中,他们是慈眉善目、好手回春的好医生。在同行眼中,他们是医学泰斗,是一座座让人俯视叹服的“山岳”。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疏忽了他们最本质的身份,他们是共和国军人,是优...

原题目:百年淬炼 大医精诚——军医牟善初的世纪人生

【时期前锋】

编者案

在老百姓眼中,他们是慈眉善目、好手回春的好医生。在同行眼中,他们是医学泰斗,是一座座让人俯视叹服的“山岳”。但是很多时候,大家都疏忽了他们最本质的身份,他们是共和国军人,是优良的共产党员。

解放军总医院的四位百岁军医:老年医学专家牟善初、心外科专家苏鸿熙、口腔医学专家周继林、妇产科专家叶惠方。在革命战争时期,他们不惧险阻投身民族解放事业;新中国成立后,他们积极投身兴国大业,遭遇曲折波折仍苦守初心,退休多年仍然躬身治病救人一线。他们对党平生跟随、对事业不懈寻求、对病人大爱仁心,展示了爱党报国、大忠大爱、大医盛德的高尚品质和高尚情操,唱响了人民军医忠于党忠于人民的崇奉之歌。

四位百岁专家的世纪人生,厚重而光辉,使人敬佩,堪为榜样,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光亮日报从今天起在《时期前锋》专栏持续4天注销四位百岁军医的先进事迹,以飨读者。

百年淬炼大医精诚——军医牟善初的世纪人生

牟善初近照。解放军总医院供图

洗得发白的衬衣,领上缀着整洁的补丁,脚下一双条绒布鞋,百岁军医牟善初儒雅而谦恭。

他从医75年,救治过量少弥留生命,培育了多少医学人才,数不清也说不完;他撰写的很多学术论文和医学专著,早已成为国表里很多同行学习的经典。百年淬炼,牟善初初心不改志更坚,尽心守护百姓苍生,对党和人民忠心不渝,堪为解放军总医院这个“医学航母”的一面旗号。

怀揣同心专心报国的信心

1943年,医学院毕业生牟善初血气方刚,怀揣着“驱除日寇,还我河山”的信心,如愿奔赴云南腾冲抗日前哨,在炮火纷飞的沙场上,拼命挽救下多位抗日军人的生命。历经新旧社会的历史变迁,牟善初深知,因为共产党的领导,中国这头东方雄狮才重新站了起来。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这里的小虫,说的是血吸虫。在民间,血吸虫病也被称作“瘟神”,缘由是昔日缺医少药,老百姓对这类病无可若何如何,乃至很多村落断门绝烟、地步荒凉。

1950年,牟善初授命出征,担任某血吸虫防治站副站长,投入到华东地区抗击血吸虫病的斗争中。他昼夜访问病情严重的病人和村落,认真查阅中外书刊记录的有关病例和医治办法,攻克一道道药学困难。当时,医治血吸虫病的主要办法是锑剂疗法。这类锑剂药品虽有必定的疗效,但毒反用处很大,并且,病人需求持续用药21天,对肝脏和心脏伤害严重。

为了寻找削减毒反用处的办法,牟善初通宵达旦地做试验、分析和总结,成功将对病人毒反用处很大的锑剂应用天数由本来的21天削减到6天。这一结果,使多数病人既免遭了“瘟神”的熬煎,又显著下降了锑剂药品的毒反用处。

这场大规模疾病战斗,为期数年,大获全胜。目击了党和政府为百姓健康和福祉付出的艰苦和尽力,牟善初以庞大的热情投入其中,为国家培育出一大量血吸虫病防治人才,自己也如愿光彩参加中国共产党。

“医德第一,医术深通”

牟善初中学时期的国文老师、国学巨匠季羡林曾这样评价他:“医德第一,医术深通,有口皆碑,环球崇拜。”

一次,解放军总医院临床部一位患者因患急性大叶性肺炎,大剂量用抗菌素后,开始出现严重腹泻,病情危重。来自国内多位专家学者围坐在一起,进行一次又一次病例会诊,困难摆在大家的眼前——是先治肺炎,还是先治腹泻。先治肺炎抗菌素必须持续用,先治腹泻就必须停用抗菌素,专家们争辩不休。

“停药!”牟善初听取看法后做出的决定,令世人大吃一惊。一时间,有两三分钟竟没有人措辞。

“只如果树立在科学熟悉上的准确推断,就必定要勇于保持,不要怕担风险。”牟善初的话语铿锵有力。他住进病房,24小时不离患者左右,随时视察病情的变化。一天、二天、三天,病人的病情果真开始好转。此时,已过耳顺之年的牟善初却因为膂力消耗过大,加之精神上的极端紧张,昏迷在病人的床旁。

40天后,病人竟奇迹般地能够下床活动了。在场的专家和家眷无一纰谬牟善初表达由衷的敬佩之情。

牟善初的学生、总医院血汗管外科主任医师叶平,称牟善初是解放军总医院的“定海神针”,她说:“多年来,不管碰到何等复杂的疑问杂症,救治何等危重的病人,只需有牟老在背后,我们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

“心里满满装着的都是患者”

“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牟善初非常观赏知名教育家陶行知的这句名言。他身旁的亲人和同事以为,牟老一直在用实际行动践行这句名言。

生活上低标准,工作上严请求。在牟善初70多年的治病救人事业史里,他从未因私事向领导和组织提过任何请求。他生活简朴,至今还穿戴带补丁的衬衣和袜子,但对别人却绝不惜啬。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牟善初就拿出5万元人民币为故乡建希望小学。而中国工程院为他颁布的15万元的光华基金奖金,他分文未取,用此设立了“牟善初医疗保健奖”。

“几十年来,牟善初心里满满装着的都是患者。”回想起父亲,女儿牟小威记得父亲一直到95岁还保持莅临床一线查房。这么多年,牟善初甚至没和家人过一个完整的周末,唯独一张“全家福”,是一张20世纪60年代早期拍下的泛黄旧照。

在女儿的记忆里,牟善初老是很忙:“非常困难有点余暇,他都用在了图书馆和书房。书中的很多内容他能背下来,学生们都尊称他为‘活字典’。”作为一位医生,牟善初一直保持追踪医学前沿,即便90多岁生病住院,他仍在研读最新的医学杂志。

“治病救人不是讨取,更不是交易。知识和技巧是人民培育的,消除病人的苦楚是我应尽的义务。”牟善初在回想文章《晚年忆旧》里说。一日深夜,牟善初为挽救病人,单独徒步往病房赶,路过工地时摔了一跤,半边脸马上就肿了。那一年,他88岁。

“我和患者的关系好像彷佛大树离不开泥土。”在90岁诞辰和从医65周年纪念会上,牟善初感叹道。

走过世纪人生,百岁老军医、老党员牟善初有头有尾。至人牟善初,大医牟善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