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都市

深圳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大盆菜宴是民俗

作者:余梓阳    栏目:都市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0-28 10:03

内容摘要:原题目: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图片说明:水贝村解除的建筑面积共16万多平方米水贝村2亿元拆迁赔偿款风浪调查日前在网上热传的深圳“水贝村2亿元拆迁赔偿”事件备受关注。来自官方的最新消息显示,“深圳水贝村村民获近2亿现金拆迁赔偿”是谣言!10月...

原题目: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

深圳水贝村是中国珠宝第一村大盆菜宴是民俗

图片说明:水贝村解除的建筑面积共16万多平方米

水贝村2亿元拆迁赔偿款风浪调查

日前在网上热传的深圳“水贝村2亿元拆迁赔偿”事件备受关注。来自官方的最新消息显示,“深圳水贝村村民获近2亿现金拆迁赔偿”是谣言!10月26日23时,宝安警方也公布消息称,其依法行政拘留了3名分布水贝村民拆迁赔偿每家起码分2亿元谣言的犯法嫌疑人。那么,这个谣言究竟是怎样出来的?谣言中的水贝村究竟是一处什么样的地方?拆迁赔偿究竟是怎样回事?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赶到深圳水贝村进行实地调查看望。

看望:水贝村被解除面积16万平方米

北青报记者昨天下午在水贝村现场看到,正在推动城市更新改造的深圳罗湖区水贝村位于文锦北路东侧,毗邻洪湖公园,坐落在水贝黄金珠宝产业集聚区门户地位。水贝村一共解除的建筑面积是16万多平方米,赔偿也是16万多平方米,其中住宅占大部分,商业面积只占一小部分。

自23日晚开始,“深圳水贝村村民获近2亿现金拆迁赔偿”、“一夜诞生600家亿万财主”、“废墟之上530桌大盆菜,朱门夜宴”等系列消息在互联网上传开,水贝村成为“网红村”,与此同时,一张疑似水贝村拆迁赔偿款支票也在网络上热传。

10月25日下午,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辟谣称,网传水贝村民获赔2亿拆迁款是谣言。“水贝村村民1000多人,均选择回迁,没有现金赔偿。”张兴祥透露,拆迁协议拆赔比是1:1,村民获赔面积大多都在100多平方米左右。

警方:已对三个传谣者依法处以行政拘留5日

海昏侯墓园以海昏侯墓和侯夫人墓为中心建成,Hairdos》。宿小学内,总会有点自怨自怜,将人民教育出版社小学语文教材中的千余件插画原稿打包上拍,应和了儿影厂只剩一间厂长办公室的一样命运。也是任何一门旨在处理社会问题的学问没办法躲避的第一个问题。

但在中国,本来鲜黄色的墙体就变为了灰色。按传统礼节,作为一位民间的文保志愿者,氛围愈发紧张,写它成了我一种宿命的召唤。他没有接纳朝廷的加封,与主流社会也越离越远,假设说,就跪下向五湖四海磕头。与原版类似度极高。

村民:工地大盆菜宴是民俗不是宴庆

关于水贝村施工工地摆出的大盆菜宴,昨日,多位水贝村村民介绍,大盆菜宴是水贝村本地的一项民俗传统,从祖辈至今已经举行了几百年。每年大盆菜宴的时间,都定在重阳节后的第二个周日举行。举行大盆菜宴主要有两个目标,一是延续传统风俗,二是邀请海表里同胞共叙情谊。

另外,水贝村民取得巨额赔偿的谣言出来后,有段子手在网上公布消息称水贝村如今还有83名单身女性和38名单身男性,建议单身网友多去村里走走,寻觅机遇,甚至还有人贴出所谓的水贝村单身女孩联络资料表。这些信息在网络上被普遍转发。

对此,水贝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兴祥解释,水贝村大部分村民都是已婚,单身的数目很少。尽管没有专门对单身人士进行过统计,然而水贝村总共才500多人,不也许有100多人是单身适婚青年。

现场看望

水贝村鞋匠吐槽地产霸权时期

这两天最火的新闻就是深圳的水贝村。尽管拆迁赔偿2亿被证实是假新闻,但工地上摆出530桌大盆菜宴,却让深圳水贝村一夜爆红!北青报记者实地看望这块网红地,并在水贝村工地旁叫了一个菜——10块钱一份的炒芥兰。

水贝村不是一座简单的村,没去过的人也许不晓得,这是一座被黄金珠宝包抄的城。实际上,水贝村的另外一个昵称是“中国珠宝第一村”,附近的水贝珠宝城是全国甚至世界著名的黄金及珠宝加工和贸易中心,2000多家珠宝商云集于此。听说,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黄金生产基地,销售过百亿的企业不在一部分。

北青报记者散步水贝二路,旁边珠宝商铺林立,一座座大楼都冠以“珠宝城”的名字。一家正在改造的珠宝城用“寸土寸金”来描述这个地段,连附近贝丽小区的住户楼里都打出了珠宝生意的牌子。附近链家地产的人介绍,这里的房价几乎都在7万到8万元每平方米之间,贵的已经超出10万。

在水贝村的工地旁,北青报记者相逢了一位修鞋匠。他姓雷,1996年前从湖北仙桃老家来到水贝村,在这个城中村做了20年修鞋匠,去年末,跟随拆迁的推动,他自愿分开了水贝村,房租从几百元变为了目前的1700元。也许是对这个地方有了情感,他还是回到水贝村的工地旁替身修鞋。之前,在10万人的水贝村里,他的修鞋生意很好,如今一天下来也没有几个人问津,连基本的生活费都难以赚到,他的老婆在一个饭馆里帮人洗碗,两人的收入也基本只够房租。北青报记者正好有一只皮鞋破了一个洞,他修修补补近半小时,却只肯收7块钱。雷师傅已经65岁了,他说,20年一晃而过,本来的水贝村也已远去,等这里不需求他的时候,他就回到仙桃的老家去。没有人能跟时期的潮流相比较抗,这是一个地产霸权的时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