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都市

法学专家:未经法院依法判决不得确定任何人有罪

作者:白鸽    栏目:都市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10-11 09:29

内容摘要: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对采用刑讯逼供、暴力、威逼等非法办法搜集的言词证据,应该依法予以消除;证据缺乏,不能够认定原告人有罪的,应该依照疑罪从无原则,依法作出无罪判决……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审查院、公安部、国家...

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对采用刑讯逼供、暴力、威逼等非法办法搜集的言词证据,应该依法予以消除;证据缺乏,不能够认定原告人有罪的,应该依照疑罪从无原则,依法作出无罪判决……日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审查院、公安部、国家安所有、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以审讯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看法》,看法亮点纷呈,回应了社会关心。

多位法学专家今天接纳《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积极推动以审讯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能在优化刑事司法权柄配置、完善刑事诉讼程序、落实证据裁判原则、改变刑事庭审方法、施展辩解本质用处等方面完成全方位提高,为司法工作指清楚方向,对完善我国刑事诉讼制度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离别“侦察中心主义”

过去,我国刑事诉讼实践“以侦察为中心”,形成庭审过火依附侦察卷宗笔录等书面材料,庭审流于形式,使得刑事诉讼通过法庭审理发现事实本相和保证人权的价值大打折扣,既不利于有用穷究犯法,也简单致使冤假错案的产生。

“以侦察为中心,致使有罪推定的思想定势贯穿诉讼一直,在证实标准上打折扣、降请求,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等问题,出现了‘起点错、随着错、错到底’的奇特现象。”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卞建林直抒己见。他说,在此背景下,推动以审讯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非常必要,意义重大。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奋飞相同以为,以侦察为中心,有罪推定偏向便自始至终贯穿于刑事诉讼全程,出现冤错案件也就缺乏为奇了。为此,看法将遏制侦察权的目的置于关键的位阶之上。

他分析说,看法以证据裁判原则为扶引,对侦察机关的举动形式做出了全方位限制。不只直接请求侦察主体整体、客观、及时搜集与案件有关的证据,保持遵守不得强制任何人自证其罪的程序法管理念;并且力争通过一系列机制创新手段,确保侦察权的标准化行使。其中,证据搜集指引、重大案件侦察手段实行录音录相、侦察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对等举动的提出,为废除“侦察中心主义”提出了具有可操作性的微观方案。

“看法高度珍视通过审查权对侦察权的滥用进行制约、监察。依仗添加侦察制度和不告状制度的完善与激活,侦诉之间的同化关系或得以改变。审查机关将成为侦察成绩的评议者,而不用为后者的追诉偏向所绑架。”李奋飞说。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魏晓娜说,随着“以审讯为中心”的推动,必定会构成一种倒逼机制,对侦察、告状工作提出更高、更为严厉的请求。看法对此也进行了明确规定,如提出“摸索树立重大案件侦察终结前对讯问合法性进行核对制度”,丰富和发展了侦察阶段非法证据消除的制度和程序。

看法提出,审讯阶段要严厉落实疑罪从无,对入罪证据缺乏的案件,要依法作出无罪判决;告状阶段,对通过两次添加侦察后,证据依然缺乏的,应看成出不告状决定;侦察阶段,要整体客观及时地搜集各类证据,尽量查明案件事实本相。

“疑罪从无是现代刑事司法的重要原则,对保证司法人权、防备冤假错案具有积极用处,必须严厉落实。”卞建林评价说。

庭审本质化价值凸显

推动庭审本质化,是以审讯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的关键环节。

“庭审本质化,就是要贯彻证据裁判原则,确保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平裁判上施展决定性用处,通过庭审的方法认定案件事实,并在此基础上决定原告人的入罪量刑,即‘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入罪量刑争辩在法庭、裁判结果构成于法庭’。”卞建林说。

对此,看法作出了一系列指引,包含“标准法庭调查程序,确保诉讼证据出示在法庭、案件事实查明在法庭”,“完善对质人、判定人的法庭质证规则”,“完善法庭争辩规则,确保控辩看法发表在法庭”,“完善当庭宣判制度,确保裁判结果构成在法庭”,“严厉依法裁判”等。

李奋飞说,看法在庭审本质化的建构层面,所着文字甚多,从完善庭前会议到标准法庭调查程序,从健全质证规则到保证法庭争辩机制,再从强化当庭宣判到严厉依法裁判,一幅由控辩审一起组成的等腰三角“图景”已经跃然成型,体现着庭审本质化的中心旨趣。

“这就好比竞赛中‘跨栏’的高度陆续提高,运发动在加快跑的过程当中需求战胜的困难也愈来愈多,一旦摔倒就会退出竞赛。作为最高‘跨栏’的审讯环节,仰赖庭审这一极端复杂且有用的事实鉴别机制能够施展本质功能。”李奋飞打好比说。

在魏晓娜看来,完成庭审本质化的关键在于落实原告人的有用辩解权。对质权是完成原告人有用辩解的必要环节之一,而质证权可否获得保证,很洪水平上取决于关键证人可否出庭作证。

针对质人出庭率低这一刑事诉讼长久存在的“痼疾”,看法首先明确了刑诉法规定的证人应该出庭作证的情况,接着提出详细举动以处理证人出庭作证难的问题,包含健全证人保护工作机制,树立证人、判定人等作证补贴专项经费划拨机制,完善强制证人到庭制度。

“落实原告人的辩解权,还需求有大批法庭以外的制度作为保证。”魏晓娜说。为此,看法提出,犯法嫌疑人、原告人有权获得辩解,公检法等机关有责任保证犯法嫌疑人、原告人获得辩解;依法保证辩解人会面、阅卷、搜集证据和提问、质证、争辩辩解等权利;树立法律支援值班状师制度等。

公检法三方一起参加

“中外错案研究表示,侦察活动犯下的错误,根本没办法通过法庭审理活动来予以弥补;而诸多的刑事错案的本源,恰好植根于错误的侦察实践或证据偏失。鉴于此,大力推动以审讯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毫不是法院一己之力所能完成,需求公检法三方的积极参加。”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宏耀说。

看法规定,侦察机关、人民审查院应该依照裁判的请求和标准搜集、固定、审查、应用证据;人民法院应该依照法定程序认定证据,依法作出裁判。审前活动应该树立健全相符裁判请求、顺应各类案件特色的证据搜集指引。 “换句话说,树立庭审意识、确立证据裁判的观念,不是通过法院的过后倒逼机制,而是通过‘相符裁判请求的证据搜集指引’主动引导侦察人员、审查人员慢慢树立。”吴宏耀解释说。

同时,看法强调法官在入罪科刑方面的唯独性和威望性——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

卞建林分析说,犯法嫌疑人、原告人有罪无罪,不是由侦察机关、人民审查院决定,而是由人民法院审讯决定,靠证听说了算。侦察、告状阶段要向审讯阶段看齐,实用一致的法定证实标准。

推动以审讯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这意味着,在审前活动中,侦察人员、审查人员必须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去发现证据、搜集、固定保全证据;在法庭审理阶段,随着控辩两边参加水平的陆续增强,法庭审理的时间也必定会拉长。

“所以,必须强化刑事诉讼制度的案件分流用处,以便及时调控进入正式庭审的案件数目,将有限的司法资源配置到重大的、需求以开庭审理方法裁判的刑事案件上。”吴宏耀说。而看法对推动案件繁简分流,优化司法资源配置作出了详细规定。

“看法昭示着一种新的希望,标记住中国刑事诉讼形式的理性转型已然拉开帷幕。”李奋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