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都市

20年拥军情常州妈妈朱立凤和边疆兵儿子们的故事

作者:安靖    栏目:都市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09-03 01:41

内容摘要:原题目:20年拥军情常州妈妈朱立凤和边境兵儿子们的故事66岁的朱立凤,一说起话来中气实足,骨子里透着一股坚强的劲儿,这或许就是“兵妈妈”独有的气质。刚刚当选江苏省“最美拥军人物”的她,又开始打算着9月6日第15次远赴新疆。“20周年了,今年...

原题目:20年拥军情 常州妈妈朱立凤和边境兵儿子们的故事

  66岁的朱立凤,一说起话来中气实足,骨子里透着一股坚强的劲儿,这或许就是“兵妈妈”独有的气质。刚刚当选江苏省“最美拥军人物”的她,又开始打算着9月6日第15次远赴新疆。“20周年了,今年是我和松拜边防连结识的第20年!”朱立凤冲动说,此次她要为新疆的兵儿子们送去自己出版的影集《爱在边关》,里面记载着她20年的拥军情。

  要怎样介绍朱立凤呢?16岁呼应党的号令踏上了去新疆的火车、回到常州艰难创业、1996年再次来到伊犁特克斯河畔格爬山下结识了松拜边防连,至此,她前后14次远赴新疆边防连探望官兵。20年来,朱立凤共给松拜边防连官兵写了近千封充满浓浓母爱的手札,在物质上赞同边防连的同时,她一直在思惟上、情感上和官兵同频共振,边防连的官兵们都亲热的称谓她为“兵妈妈”。这里面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可讲。

  关于第一声“朱妈妈”的故事

  你或许会奇异,为何这样的一个拥军人物,会被战士们称作“妈妈”呢?

  1996年9月,朱立凤随中国摄影家采风团偶然来到伊犁特克斯河畔格爬山下松拜边防连。那是一个环境极端艰难、路途悠远的地方,少少有人去。她得知,边防战士夏天在40度高温下卫国戍边,冬季在零下40度酷寒中矗立边境。没有一个妈妈能够来此探望,半年才能够收到一封家信,看着自己儿女普通年纪的边防官兵,朱立凤非常震动与感动被深深感动了。当时,一名四川籍的班长蒋斌不由自主喊出一声“朱妈妈”,马上激起本地战士们心中的共识。

  关于“朱妈妈个人成才基金”的故事

  “我每次新疆,总要费力心思惟着给边关的兵儿子们带点什么礼品。”朱立凤说,漫漫20年,她送过月饼、送过保温杯、送过健身器材、送过许多许多,自己也记不清了,尽管边防官兵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她带去的温温暖关爱一直流淌在每名战士的心中。

  2000年,朱立凤三上松拜,收到全连官兵一份特别的礼品——“妈妈号”坦克模型。她同时得知,边防连中来自甘肃陇西的霍俊红考上了乌鲁木齐陆军学院。“战士就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有前程,我这个做母亲的怎样能不给点嘉奖呢!”她在连队设立的“朱妈妈个人成才基金”,只如果建功受奖、考上军校的兵儿子,都赋予嘉奖。当朱妈妈拿着奖金送到霍俊红值勤的哨楼,霍俊红特别冲动,他说:“从小到大,亲妈妈都历来没有给这么多钱。”

  几百元钱尽管不多,但关于战士们却是莫大的精神鼓舞。至今,已经有80多人次取得“朱妈妈个人成才基金”。

  关于“侯波妈妈的重托”的故事

  2010年“八一”前夕,朱立凤第10次来到边关。这一次边关行意义非同平常,缘由是她带着86岁老兵、中国知名女摄影家侯波妈妈的重托,带来了她老人家亲笔签名的红色经典名作《建国大典》及《毛主席接见库尔班?吐鲁木》。

  老八路徐肖冰、侯波,这对摄影界知名红色“摄影夫妻”双双取得中国摄影金像奖,毕生成绩奖。朱妈妈结识二老也有20多年了,缘由是学习摄影走到一起,仁慈温馨、勤简朴实的二老认朱立凤为干女儿。

  2004年春节,二老看到中央电视台播报朱妈妈大雪天去新疆边防慰问部队的情形时,冲动地哭了。回来后朱妈妈去北京探望二老时,他们翘着大拇指说:“你做得好!做得好!替我们多做点慰问子弟兵的工作,我们感激你,我们也是老兵啊,对部队有深厚的情感啊!”

  关于“兵儿子探望喊了20年的朱妈妈”的故事

  2015年10月14日傍晚,华灯初上,常州北站偌大的广场已行人寥寥。朱立凤她拖着还没有痊癒的伤腿,提早1个多小时,前来迎接从新疆边关赶来探望她的兵儿子。

  这日迎接的是她上千个兵儿子中的一名——新疆伊宁县委常委,立过4个三等功的人武部政委李光禄。母子相见,牢牢相拥,冲动之情无以言表。这一年,缘由是腿上有伤,朱立凤没能前去边关,李光禄特地赶赴常州并代表全部兵儿子,来探望他们已经喊了20年的妈妈。李光禄说:“没有妈妈当年的关爱和鼓励,就没有我们今天的成长和提高,妈妈每年的边关之行,对部队官兵产生的庞大影响和鼓励是任何力气也替换不了的。现在,妈妈头发已经斑白,身子骨也没之前结实了,我们看了好意痛。20年来妈妈一直去新疆探望我们,从今往后,我们要多来探望妈妈!孝顺妈妈!”动人肺腑的话语,使人为之动容。

  20年时光,弹指一挥间。兵妈妈朱立凤从不惑之年走向了花甲,她第一次见面的兵儿子们也从风华正茂步入了人到中年。时光在流逝,母子之情却在日趋加深,一茬又一茬新入伍的兵儿子在陆续地增多,兵妈妈的幸福指数也在陆续地爬升……(杨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