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创新

个别楼盘单价3个月涨9000价格监管政策遭无视

作者:笑笑    栏目:创新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09-29 09:50

内容摘要:“这一层开盘卖8万,下一层再开盘确定就不是这个价了。”当北京某楼盘售楼蜜斯甩下这句话后,看房遭受坐地涨价、囤积捂盘熬煎的唐蜜斯心更慌了。“新华视点”记者近期在全国多个热点城市调查发现,房价“疯涨”的背景下,一些楼盘随便涨价、卖公寓绑缚销售别...

“这一层开盘卖8万,下一层再开盘确定就不是这个价了。”当北京某楼盘售楼蜜斯甩下这句话后,看房遭受坐地涨价、囤积捂盘熬煎的唐蜜斯心更慌了。

“新华视点”记者近期在全国多个热点城市调查发现,房价“疯涨”的背景下,一些楼盘随便涨价、卖公寓绑缚销售别墅、无证卖房,“推波助澜”的营销战略不只推高了楼市预期,并且已违规甚至犯法。

明码标价沦为“坐地涨价”

记者9月份在北京、上海、福建、山东等地采访10余家新盘售楼处,都没有找到有关价钱公示,所有报价都是售楼蜜斯口头报价。同时,还有很多楼盘强迫消费者交纳“订金”,但这笔费用其实不计入房款中。

多位购房者向记者表示,总认为哪里有些纰谬,然而房价一天一个价,明明心里不舒畅也无力穷究。

实际上,早在2011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就公布过《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以增强房地产市场价钱监管。各地也都相继出台了有关政策细则,剑指商品房销售中存在的标价凌乱、信息不透明、价钱讹诈等问题。

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一系列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的监管政策,如今基本上被开发商疏忽。

在上海,记者访问了多个住宅项目发现,随便涨价现象较为广泛。如在位于上海嘉定区的某楼盘,一名购房者告知记者,6月开盘之前,售楼人员一直坚称单价在每平方米2.3万元左右,但开盘后直接飙到2.9万元。如今,该楼盘9月的销售单价已达到每平方米3.2万元。另外一名已经认购的买房者告知记者,因为该楼盘价钱远超之前的报价,他不能够不放弃认购,但开发商超期仍未退还其认购金。

在济南,一些热门楼盘的定价也非常凌乱。如在购房者交纳“认筹款”时,开发商其实不会明确告知楼盘价钱,只是有个意向区间。跟随房价陆续上涨,最后价钱基本都高于这一区间,激发购房者不满。

捂盘搭售无证卖房乱象一再

记者调查发现,如今,“饥饿营销”已经满足不了房地产开发商的胃口,部分企业违背价钱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法规,果然进行“惊恐式营销”,直接推高了楼市预期。

——捂盘。在一些热点城市,很多商品房经营者利用信息纰谬称进行捂盘。分单元卖房已成过去式,分层卖房的形式正在推开。“我们目前都是一层一层地卖,一口吻都卖了还怎样升值呢?”北京石景山区“紫御长安”楼盘的一名销售人员对记者说。

《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中明文要求,对获得预售允许或许解决现房销售立案的房地产开发项目,商品房经营者要在规定时间内一次性公布所有销售房源,并严厉依照申报价钱明码标价对外销售。

除过火批卖楼,有楼盘甚至直接谎称“没房了”,人为构成房源稀缺的市场惊恐效应。《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规定,“对已销售的房源,商品房经营者应该予以明确标示”,但在位于北京亦庄开发区的“国锐金顶”楼盘售楼处,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仅剩最后两套70年产权住宅”。记者在北京市住建委房地产交易信息公示查询发现,截至9月27日,仅该项目“3B住宅楼”就有80套房源为“未签约”状态。

——搭售。相同是在北京“国锐金顶”楼盘,要想买到那两套“唯一”的房源,还要有个附加要求。销售人员称,若要购置上述公寓房,必须要同时购置同一开发商旗下位于北京密云的一套别墅,两套房总计2300万元。

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明文规定,消费者有权自主决定购置或许不购置任何一种商品、接纳或许不接纳任何一项服务。

对此,消费者维权状师邱宝昌表示,开发商借楼市火爆强行搭售商品房,不只涉嫌违背价钱监管法律法规,同时伤害了消费者的自在选择权,是一种强买强卖的举动。

——无证卖房。如某开发商在广西南宁某项目销售抢跑,在未能达到预售要求的情形下,捏造证实解决了预售允许证,其违规销售的房源揽金6亿元。而在北京周边的某项目,没有预售证依然让买房者交数万元认购款。

价钱监管不能够“一限了之”

记者调查发现,地方政府预售定价政策被钻“空子”,是商品房明码标价规定沦为一纸空文的重要缘由。

在2011年中央和各地出台价钱监管办法剑指房地产销售领域中价钱乱象以后,很多地方不只需求开发商在销售时“明码标价”“一房一价”,还要求开发商在获得预售或现房销售资格的同时立案最高销售价,在实际销售中房价不得超出此价钱。

而据调查,在实际销售过程当中,各地的政策很难束缚房地产开发商乱涨价的举动。济南思源房地产掮客有限公司询问参谋中心总监单俊忠总结了开发商应对的政策手段:一是申报价钱远高于实际定价,为后期推盘频仍跳价留有余地;二是实际价钱能够凌驾“认筹”期间的意向区间,完成“隐性”涨价。

另外,各地价钱部门对房地产营销环节监管执法缺位,纵容了开发商的违规举动。

记者近期拨打北京市价钱告发热线,体现上述商品房销售违规举动。在告发全部过程当中,有关人员显得对业务其实不“熟悉”。记者按要求罗列犯法违规举动后,接听告发的人员在记者的提醒下,才晓得北京市发展改革委2011年印发过《北京市〈商品房销售明码标价规定〉实行细则》,有关举动涉嫌违背其中规定。

业内人士认为,有关部门其实不能够对预售价等价钱“一限了之”,应尽快出台更加合理、严厉的房价定价机制。福州大学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王阿忠认为,房屋预售价必须“一房一价”“明码标价”,让房价公布、透明是房屋预售价钱制度的用处之一。另外,要增强监管执法,避免开发商“混水摸鱼”推进房价非理性过快上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