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文化网 | 手机客户端 |
当前位置: 都市文化报 > 创新

无惧泡沫破灭“前车之鉴”科技股或将成为“超级巨星”

作者:文辉    栏目:创新    来源:都市文化网    发布时间:2016-09-18 18:33

内容摘要: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下周英国的“快递小哥”们就会将一个新鲜的“小玩艺儿”送达成千上万家居民——价值149.99英镑的亚马逊智能音响Echo。这种设备可以回应主人的语音指令,可以回答的问题从天气预报到交通状况报告和股价、火车时刻表、单...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下周英国的“快递小哥”们就会将一个新鲜的“小玩艺儿”送达成千上万家居民——价值149.99英镑的亚马逊智能音响Echo。

这种设备可以回应主人的语音指令,可以回答的问题从天气预报到交通状况报告和股价、火车时刻表、单词定义、食谱以及拼写,可谓包罗万象。

它可以根据命令寻找收音节目、播放音乐或者朗读有声图书,还可以连接电子日记并背诵日常预约,或者在手机里添加待办事宜。

它甚至还可以代替客户在网上购物,并根据过往记录和评价进行推荐。定披萨、叫车也不在话下。

而投资者和市场分析师对它的关注超过其本身性能。他们将其视为亚马逊在该领域的领先,认为公司会因此拓展至新兴且利润潜力巨大的领域。

亚马逊、谷歌、脸书和其它科技公司都已成为全球最大、最成功的公司。英国和美国的投资者们几乎都或多或少地拥有这些公司的股份,令其股价不断飙升。

其所在的美国标普500指数市盈率约为19,也就是说它们的股票标价是实际的年收入的19倍。而脸书和亚马逊的市盈率则分别高达30和50.

高市盈率一般意味着投资者会抛售套利。问题是对于这些超乎寻常的科技公司,投资者是否会额外青睐,期望其会带来更大的收益。

由对科技股的投机性投资所引发的2002年至2003年的市场崩溃之后,像市盈率的长远意义之类的“老旧”投资理论就开始被深深质疑。

身为传统主义者,Orbis Investment的Ben Preston说道:“未来的收益并不等同于预期与目前收益之差。”

“在1999年至2000年之间的科技泡沫中,微软、思科和美国在线之类的公司被认为将享有长期并强劲的增长。其中一些确实如此,但另外一些则不尽如人意。”

他对上述科技公司的估值表示担忧。

“今日的巨头已经被预期持续快速增长,但它们可能会证明此类超高的预期实属无理。”

拥有40亿英镑投资信托的Scottish Mortgage的联合管理者Tom Slater因在很早时期就开始投资于亚马逊之类的科技股而收益不菲,并广受赞赏。

他的观点就与Slater恰恰相反。“人们认为相信‘这次不一样’是危险的事情,但实际上更危险的是相信所有事物最终都会一改初衷。”他认为亚马逊、脸书和谷歌,以及中国的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都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

以亚马逊为例,他认为店面、运送和服务的蒸蒸日上令其没有理由不继续增长。

亚马逊、脸书和谷歌支出在从无人机速递到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投资总数令无论是竞争对手还是整个行业都望尘莫及。

这笔巨额投资使它们可以收购相关领域的小型公司。而由此创造的在全新领域的机会不可限量。

谷歌在2006年对视频网站YouTube的收购就是例证之一。当时的收购意味着今日YouTube广告的风行。因此观看广告并拜访其店铺的客户不计其数,而他们还可以通过谷歌地图这一应用程序来获取相关信息。

Architas的Adrian Lowcock说道:“这些公司购买能够成功开发新创意的小型科技公司。同理于黄金或石油开采商经常被大型公司购买,这些科技巨头实际上是在收购明日的成功。”

同时Slater也庆幸于这些公司还处于“年轻期”,具有活力的创始人们仍将积极扩张。

他预计,智能软件之类的新兴领域将会涌现大量成功者。

而与之相反,Preston则认为更可靠的盈利方式应该是购买预期偏低的股票。